厨房里面大战贵妇,霹雳书坊

Related Post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一章

王大这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将火灵芝递给这位英武少年,要是他是瑜洲分舵的舵主,他一定会跟这两个少年少女死拼到底,但现在瑜洲舵主并不是他,也就是说他并无需要承担所谓的后果。

李星云看了一眼消失在竹林的王大,有些意外,不过也并未当一回事,一个良心未泯的小喽喽而已,不值得他看重。

“走,看看那女的怎么样了。”

“哦。”

说着,二人来到姬如雪的身旁,陆林轩蹲下把她翻过身来。

“师兄,搭把手……”

“等等!”

李星云好像看到了什么似的,蹲下身子。在陆林轩一脸迷惑的表情之中,从姬如雪的身边拾起了一个皮囊,站起来转过身仔细端详着。

多年来在剑庐看的医书在这个时候发会儿作用,令得他一下子就认出了这灵芝的来历。

“乖乖……怨不得这帮坏蛋要抢这女娃娃呢,我就说嘛……”而陆林轩,则是一脸的迷糊,不明白这种能够在山中挖到的药材,有什么珍贵。

“怎么了,这是……是灵芝吧?”“灵芝?你说得好轻松啊……”李星云一脸的兴奋,再次仔细端详着手里传说中的东西,确定其药效岁月。

“灵芝?师妹,这可是千年火灵芝啊!”

“火灵芝?有什么稀罕的么?”陆林轩在剑庐的八年,除去习武之外,最烦的就是看书。而阳叔子对于她又不像对李星云那样严厉,导致她一本医书都没看完整过。

“这火灵芝不同于一般灵芝,一般的灵芝都长在地面上,这火灵芝却是长在地底下,虽然长在地下,但其性却属阳……”知晓自己师妹底子的李星云在她发脾气之前立刻开口讲解,但是看她听得一头雾水,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你没学过这个,听不懂。说白了吧,这玩意儿能祛毒,能疗伤,能长寿,咳,这么说吧,你就是一条腿迈进鬼门关了,它也能给你拽回来,比什么千年人参万年雪莲强大了去啦!”

就在两个人一个唾沫横飞地讲,一个云山雾罩地听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身后,原本昏迷躺在地上的姬如雪已经醒来。

似乎刚才李星云说得“火灵芝”三个字唤醒了她的意识。

姬如雪体内经络因为《幻音诀》的后遗症乱七八糟,再加上伤势,脑子昏沉,只有在听到“火灵芝”。

本能的想起那个躺在草地上的可怕女人,不由得强撑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慢慢地挪向李星云和陆林轩。

就在这时候,她终于听清了师兄妹两人最后的对话。

“这么好啊,哎,师哥,不如拿回去送给师父吧。”陆林轩虽然性子有些刁蛮,但本性还是善良的,对于阳叔子更是当做父亲一样尊敬。

“这……这不好吧……”李星云倒不是对于自家师父有意见,不想将火灵芝给他,而是因为这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

正说着,忽然浑身汗毛直立,警觉身后有一股强烈的杀气。

然而下一秒,只见一柄长剑当啷落地,随即“嘭”地一声闷响,一具娇躯再次躺在地上,但她并不是被李星云击倒的。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二章

轰!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之中,天空之中,道小背后的道之虚影携着天地气息,重重的碰撞到那大天使之剑的剑尖上。

在这两股极强的能量碰撞的一瞬间,这万里云层之上,都是寂静起来。

这一瞬间,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紧接着,惊天动地般的震动轰鸣而起,恐怖的力量冲击波宛如风暴一般席卷出来,这股风暴周围的空气都被驱逐,甚至空间都已经开始破碎。

这一阵巨大的震动甚至都再次将云龙惊醒!

龙躯之上鳞片翕动喷涌出云雾,将他瞬时笼罩起来,避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不过还好,神女与道子两者战斗的地方,离他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倒是身躯扭动了一会之后,又是回归沉寂。

而姜皓一众和魔子则是身形暴退起来,远离这片战斗的主场。

这等破坏力,看的他们震惊不已,若不是这个秘境压制,恐怕他们早已经突破B级巅峰的境界,将有着更强大的战力提升。

轰!

那巨大的大天使之剑在空中微微停滞,随后断裂成两半,从两边坠落下去。

砸出一阵阵气浪,将两者身影都是掩盖了下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是注视过来。

“道小,一定要没事啊!”

“看着架势,似乎打了个平手?”

“……”

在众人窃窃私语之时,便是看到那云层缓慢消散,神女和道小的身影也是再度浮现出来。

此时的神女气息虽是萎靡起来,但是在其额上神纹更显得熠熠生辉,神纹光辉流转之间,一股圣洁之力竟是再次涌现出来。

而其下的道小,身影一颤,周遭阴阳莲花碎裂开来,那些莲花碎片散落空中,形成黑白之色的阴阳能量。

这……看上去,似乎神女还要更胜一筹!

魔子撇撇嘴道:“毕竟乃是一界神女,没有点底蕴倒是说不过去,只是她额间神纹,倒是有些让我觉得忌惮。”

道小周边粉碎的阴阳莲花流转起来,在其身边舞动,跌宕的阴阳之力宛如活了过来,形成阴阳鱼,

不过魔子转眼则是察觉到异常。

“不对!那阴阳之力有古怪!”

便是看到神女背后的虚空之中,两只阴阳鱼交织游淌,这一显形,竟是那柄分裂成两半的阴阳小剑!

原来那一招道之虚影的剑指乃是虚招,真正暗藏杀机的招法还是这一柄阴阳小剑!

此刻阴阳小剑又是再次合并起来,剑锋之上燃烧着磅礴的阴阳之力,携着强烈消融之力,猛然刺向神女。

不过在突刺之时,道小一声闷哼,竟是直接昏迷过去,背后道之虚影直接消散而去,道之虚影的消耗实在太过庞大,而恰好打断了她对阴阳小剑的操控,导致阴阳小剑突刺的速度变得缓慢下去。

咻!

神女蓦然惊醒,生死一瞬,娇嫩的身躯半侧开来,这致命的一剑竟是划过她的羽翼,将一只翅膀斩断开来!

神女娇躯颤抖起来,巨大的疼痛让她无法继续飞翔!

“啊……”

她止不住的嘶吼一声,娇嫩的身躯直直落了下去,三个天使随从猛然跃出,接住了娇躯还在不断颤抖的神女。

失去一翼,战力大降,她变得极为虚弱。

“圣光降临。”

三个随从释放圣光为其疗伤,天使界的圣光降临威能极强,数息之间便是将那一只被斩掉翅膀的伤口止住了鲜血,开始好转起来。

不过就算能够养好伤口,少掉一只羽翼的致命后果还是会伴随着神女,她或许,将永远少一只羽翼?

她极为的不甘,应为她还有神纹之力未曾动用,没想到这个道小真有击杀她的实力!若是自己直接动用最强的力量,是否能够取胜?

她惊骇的看着那把穿梭后插在云层的阴阳小剑,若是道小再晚一息昏睡,自己是否将会没命?

可是没有这么多如果。她不再去想这些,白皙娇嫩的身躯因为重伤显得苍白,带了一丝病态,却更显娇柔,她确实是一个绝代的美人。

魔子心中暗自计算起来,场上的局面,他最有利,若是这些人进入第八层搜刮好处,岂不是不妙?

那不如就在这里,将他们……

想到这里,他目光便是扫视起来。

神女似乎知道他的想法,在接手圣光降临之后,身体恢复了些气力,便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没有我,你们是打不开第八层的入口的。”

但是下一秒她又是说道:“你不如把他们收拾了,我们进入第八层各取所取。”

魔子皱了皱眉,他在第六层答应了姜元的条件,立下誓言,若是违反,那种后果,他不想承受。

而姜皓将道小和佛小安置在了一起,两人竟然都是昏迷不醒,虽说已无生命之忧,但都是深受重伤,需要恢复。

他便使用修罗珠,释放修罗之力,再调用气血之力,凝聚血能水滴,向两人汇去。

唉……这修罗珠的修罗之力应该是要消耗殆尽了。

不过没了修罗珠的修罗之力,我的处境岌岌可危。

目前神女虽断一翼,但是短期内战力应该还是有的,可是我这边,道小佛小皆失去战力,可能短期都无法有任何作战之力,这样下去,即使神女开启了第八层之门,我敢不敢带他们进去?

神女重伤佛小道小、偷袭之仇,我记下了!

不论如何,我定要让她付出代价!

思绪回转,眼下最主要的还是佛小道小的恢复,即使开不开这第八层之门,我都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如此想着,便是加快催动修罗之力,汇聚更多的血能水滴汇聚过去。

而两方治疗恢复,魔子这一方倒是显得无事可做,便开始在这条沉睡的云龙周围逛了起来。

“云龙到也算是神奇,这云雾能量波动可以消融其他能量,倒是有一点像我魔界的云虫。”

说到这里,旁边的魔物叉一便是舞动小爪子,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听得魔子连连点头,然后如同慈祥的老婆婆哄小孩一般,摸了摸魔物叉一的脑袋。

这几头魔物都是纯黑色,似乎像是能量体,身躯庞大,爪子在其下放置起来,这个姿势,怎么说呢……有点像狗。

“叉一你说的不错,云虫确实好吃,但是我不喜欢吃这种肉乎乎的虫子,很恶心。”

随着魔子的闲逛,现场三方势力竟是一下子僵住了。

这一僵就是半日时间。

佛小率先醒了过来,这也难怪,他虽然被打碎了佛像虚影,身躯受到创伤,但是姜皓的血能水滴,对于身躯的修复能力,则有极大的作用。

“道小……这是怎么了?”

道小还处于昏迷,但是姜皓方才将其长发盘起,又用道冠给她戴上,倒是显得比较中性。

恐怕她女扮男装所为的就是佛小的吧。

“她方才为了保护你,消耗过度,虚脱了。”

姜元回答道,他刻意没说道小刚才爆发出的惊人实力,将神女斩断一翼。

因为他怀疑,可能是道小刻意为了隐瞒佛小的,因为他们两个一起张大,佛小的资质稍差,而道小应该是那种天资卓绝之人,为了不影响佛小的佛心,她便隐瞒了自己真实的实力。

想到这里还不由感叹,佛小这么努力,还是败给了天资。

难不成真是,努力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

佛小赶紧双手合十,念诵佛经,他所念诵乃是‘心经’对于精神能有所恢复。

那柄阴阳小剑此时也安静的放在道小身边,散发的阴阳之力,似乎也带有不甘,就差那么一丝,便是能将神女斩杀!

神女此时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断翼的后果让她此时的实力,确实是下降了一个层次。

此时她站了起来,走向的位置,正是那条云龙。

“她要做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向她,难道她是准备开启第八层的传送之门?

这一片云层洁白,天空蔚蓝,单是看风景,甚是美丽,有让人心静凝神的效果。

神女此刻蓦然走到云龙旁边,那一片羽毛路之上,这上面的羽毛散发幽幽圣洁能量,大大小小插在云路之上,似乎是在吸收云雾能量。

神女纤纤玉手轻轻点出,此时她虽断裂一翼,成为折翼天使。但是娇柔的身姿和绝美的容颜,在清澈的天空之中,更显一种清纯。

一大片圣洁能量汇拢而来,她微微张开半边翅膀,那些羽毛竟是齐刷刷回到这个羽翼之上,迸发出一团团云雾,将其环绕,而她在这仙云雾绕之中,则是更显得美丽而神秘起来。

那条云龙在这条羽毛路上躺的舒舒服服的,此刻羽毛被抽离出云层,身躯好似挠痒痒一般,不断扭动,看的让人想要上去给他挠挠背。

这云龙扭来扭去,竟是一下将之前神女走过的羽毛路给直接荡平了,但是好像还是没有挠到痒痒,‘咻’的一声,破云而出,飞向更高位的云层之上,消失隐匿起来了,

而这条云龙做完这一系列举动,似乎都未曾睁开过眼。

让小胖子看的如痴如醉,他向往起来,仰慕道:“要是有朝一日吗,我能够像这条云龙一般,能够一边睡着觉一边挠着痒,那也不枉此生了!”

姜元打趣道:“其实你已经做到了啊。”

“什么?”小胖子浑圆的脸上绽放出太阳般的微笑,将那九层下巴挤开,两团肥腻的腮帮子挤开,高兴的说道。

“我什么时候做到过?”

姜元看着他兴奋的样子,哈哈大笑道:“梦里面。梦里全都有!”

小胖子:“……”

佛小看着两个调笑的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看着身旁沉睡的道小,有些郁郁寡欢。

舍嫣轻声道:“道小应该没事的。”

“但愿吧。”佛小叹息一声,不过他倒不像在第四层那般对舍嫣抱有敌意了,

随着在这些层的相处,他能感受到舍嫣似乎是真的把姜大哥当成‘王上’了……

虽然很好奇姜大哥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佛小却不想问,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秘密,即使是最好的关系,也应该保有一些隐私的余地。

那条云龙飞向上一层的云层之后,神女仅剩的那一只羽翼猛然扇动起来,竟是在云龙扭动的那一条道上出现了光点。

魔子激动起来,那光点正是传送门的雏形!

姜元细细看去,那条羽毛路似乎沾了些什么?

微微凝神看去,便是看到上面的一层云雾粘液。

这云雾粘液正是刚才云龙扭动所留下来的,这粘液从龙鳞的翕动之中脱落,它扭动之时将这一层保护粘液脱离了下来。

不过那羽毛竟是为了挠云龙痒痒……这个法子究竟是怎么想到的?

似是察觉到众人的目光,神女白皙的脸上竟然闪出一丝羞意,不过很快便遮掩下去,声如莺啼道:“这是……我天使界大能曾经来过所留下的方法。”

魔子点点头,虚弱身体微微站直,笑道:“我们又没问,你不必解释。”

神女轻咳一声,旋即又是恢复了清丽高冷的模样。

随着她羽翼的扇动,这传送之门倒是愈来愈大。

不过很快,众人便是发现,竟然有两道门!

这下就连姜元也是微微错愕起来。

“怎么会有两道门?”

只见其中一道呈现白色光圈围绕的传送之门,另一道则是黑色光圈围绕,波动几乎一致,让人除了颜色,根本无法从别处辨别。

“难道……”姜元猜测起来,“这其中一道是出口,另一道才是通往第八层的门?”

这倒是让人为难起来了。

神女黛眉轻皱,柔润的嘴唇轻吐,音色清雅道:“竟然出了两道传送门,不知各位有何办法分辨?”

这一下倒是成了众人的一个难题,目前皆是想进入第八层,可若是选错,则与那天大的机缘擦生而过。

若是不乱选,又该如何知道传送门究竟传往何处?

魔子觉得麻烦起来,他最怕这种麻烦的问题,就像是乾闼婆的问题一样,搞得他很头疼。

于是他便问向身边的魔物,“你们有何想法,都给我说一说!”

那四头魔物张牙舞爪起来,其中‘叉一’伸出一爪,画了个圆,随后另一爪又画了个方。

‘叉二’顿时打断了他,摇了摇头,他伸出那一爪,画了个方,另一爪则画了个圆。

‘叉三’、‘叉四’则都是摇起头来,两只爪子乱刨起来,然后‘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魔子顿时一阵头大起来,连忙伸手阻止他们这等乱指挥。

小胖子却笑了起来,学着那魔物‘呜哇呜哇’的叫了起来。

“小胖子你学他们干啥?”姜元好奇道。

小胖子认真起来:“我感觉我好像懂他们的语言了!”

姜元带着疑惑的表情,但是看小胖子认真的样子,半信半疑的问道:“你能听懂他们说什么?”

小胖子点点头,认真道:“你看,那个‘叉一’左爪画圆,右爪画方,左右对应着那黑白传送门,圆代表进入。”

就连佛子也感到有兴趣起来,道:“为何圆代表进入?那方代表什么?”

小胖子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妙不可言!”

却是听到小胖子这样说了之后,便是看到那四头魔物顿时点头哈腰,似乎在说小胖子说的对。

魔子眼前一亮,对小胖子说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胖子笑了笑道:“你的魔物真面目不是这样凶神恶煞吧?”

魔子听到小胖子这样一说,便是笑了起来,对小胖子比了个‘你真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的手势。

姜元则是惊讶的看着魔子身边的几个漆黑的魔物,然后惊讶的看着魔子。

而魔子则是被姜元看的不好意思,便解释道:“其实我带他们出来,主要是他们不够凶,担心有损我魔子的气势,才花了大功夫,将他们换了这个装扮。”

说完便是魔能涌现,苍白虚弱的手一挥。

顷刻间,四头巨大漆黑的魔物变小起来,缩小成两手可捧的大小。

竟然是四条小狗!

这四条小狗像是那种姜元在现世看到的中华田园犬,奶凶奶凶的,都是黑白相间的小狗,看着颇为可爱。

神女看到这边凶神恶煞的四头庞大魔物竟是缩小成这幅模样,登时走了过来,清丽的眼眸之中露出一丝喜爱道:“能不能给我摸一摸?”

魔子错愕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一顿,还是说道:“可……可以。”

听到魔子说完,便是一个抬手将其中一只捧在怀里,而那中华田园犬般的魔物似乎很享受,不停的抬起狗头,向神女那不算丰满的酥胸蹭去。

看得众人一阵懵逼,卧槽,这狗……真狗啊!

魔子将脸扭了过去,用手抹了抹,暗叹一声,真特么丢我的人。

不过姜元则是看到这黑白相间的小狗身上,那白色的毛好像是字。

其中一只扭了扭屁股,然后端坐起来,才让姜元看清楚,上面那白色的毛写的‘叉二’。

然后小胖子招呼一声,这三条小狗竟是一应而上,全部扑到了小胖子身上,似乎很喜欢小胖子。

而神女身上那只好色的狗正是‘叉一’,此时‘叉一’似乎觉得蹭着不爽了,竟是伸出舌头,想要舔舐神女胸部。

神女‘啊’的大叫一声,登时将这小色狗甩的远远的,在云层之中打了几个圈圈。

“没想到你魔族魔子竟是如此无耻之人!”

神女的三个天使随从齐声喝道,骂向魔子。

魔子顿时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只是不远处‘叉一’还在对着魔子笑了笑,小色狗眯起眼睛,嘴角微微上扬,显得憨态可掬。

在小色狗‘叉一’搞出这个小插曲之后,众人便是开始思索起来,关于第八层传送门的问题。

厨房里面大战贵妇 第三章

盘古看到了什么?盘古究竟如何想到借其他魔神精血,伴生大道法则成道的方法?

这些鲲鹏不知道,罗睺,鸿钧同样不知道,鲲鹏是后来者,不知道理所当然,鸿钧罗睺虽然是盘古一丝神念

文学

,但是开天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

三人在‘见证’盘古开天之后分道扬镳,这是必然,因为他们谁也信不过谁。

三人能够一致对外,竭力合作,那是因为盘古太强,带给他们的压迫与威胁太浓重,不得已选择了合作,但是如今,谁也不想日后有人在背后给自己捅一刀。

三人虽然分离,却也没有什么生死大恨,各选了不同的方向,算是一种变相的情意吧,毕竟三人曾经是盟友,若是日后再见,敌友难分,到时见生死的话,只能感叹命运捉弄。

鲲鹏三人在开天中各有所悟,因为道不同,法则不同,感受的东西也不同,到了这个层次,也很难通过交流从他人那里借鉴到什么,若是交出老本,可笑!谁会把老本交出来?

鲲鹏远离原来的混沌不知多远,静静地盘坐下来,将周围的混沌拘禁来一部分,化成一个大蛋,开始闭关苦修。

时间在混沌中没有任何意义,因为除了对敌,厮杀,魔神是不会陨落的。

↖,..除了孕生于混沌的三千魔神,其他的有多少大神隐藏在混沌中修行?这个鲲鹏也不知道,但是若是在混沌中生存,道行都该在三十四重天以上。

造化之道,就是天道也难以掌控,就拿金莉来说,已经很难说清其中有没有天道的算计,也许只是随手为之,也许本就该如此。

既然鲲鹏能以一个穿越者的身份存活,其他的世界中难免会有第二个,第三个‘鲲鹏’。

遇到其他生灵,鲲鹏的手段只有两个,要么杀了,取神念魂晶炼化,精血祭炼法器,要么相安无事。

鲲鹏并不觉得盘古的做法有什么不对,能够证道之人,本就是孤独的,冷漠自私的。

大爱,仁义的人也许可以成为强者,为人敬重,但是想要站在最巅峰,不可能!

能够站在金字塔最顶端的强者,他的‘金字塔’完全是以他人的尸骨血肉堆积起来的。

鲲鹏想过,若是自己站在盘古的角度,一定会做与盘古一样的事情。

追求至极力量的路,本就是道路两旁白骨丛生的。

不知过去多少年,这里的混沌越加浓郁,不时从远处传来低沉的咆哮声。

又是无数年过去,这一日,一只漆黑的额头生着三只眼的黑狗咆哮着从远处走来。

黑狗看着混沌,仰首咆哮一声,只见混沌好似浆糊般散开,露出居于中心的一个混沌色巨蛋。

黑狗瞳孔缩了一下,退后了几步,过了好久,才思量着走来,却很是小心。

黑狗正要扑向巨蛋,突然从其他方向过来几只巨兽,一只巨大的混沌色凤凰,一只身上色彩斑斓的长蛇,一只背生双翅的猛虎。

三只凶兽从不同的方向走来,目光也盯着巨蛋。

黑狗大口一张,露出锋利雪白的牙齿,额头第三只眼中光芒忽明忽暗,看起来阴森怪异。

其他三只凶兽看到,纷纷停下身子,混沌色凤凰身上一闪,出现九色彩衣,长蛇瞳孔化成了七色,猛虎四肢的利爪闪着寒光。

四只凶兽对峙着,谁也没有先动手。

突然巨蛋晃了一下,让四只凶兽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差点忍不住出手。

巨蛋又晃了一下,不过这次有过先前准备的四只凶兽压住了动手的冲动。

巨蛋外面的混沌突然轰的一声爆开,露出其中端坐着的鲲鹏,目光冷漠,扫视着四只凶兽。

四只凶兽目光呆滞了瞬息,难以相信这个本以为孕育着法宝的巨蛋中竟然有一只‘怪兽’。

这也是他们最后的想法,因为下一刻鲲鹏出手将他们轰成了碎肉,残尸,神念被鲲鹏拘禁。

混沌中掀起一场大杀戮,无数的凶兽,包括魔神盘古,神主,都被鲲鹏杀死。

鲲鹏不是盘古,盘古可以等待大道最为虚弱的那一刻证道,鲲鹏不会,他能感觉到,盘古应该是失败了,当然对于他来说,算是成功了。

盘古的目的是证道,他想看看大道之后是什么,所以虽然证道了,他也陨灭了。

生灵都在大道之下存活,就算你道行与大道比肩,也只是一种力量的

文学

形式,没有脱离出大道,盘古破开大道,当然会陨落。

鲲鹏的目的是长生,存世,所以他会等,等到自己达到最强。

变强并不是鲲鹏的目的,这只是他存活的手段,若是自己遇到另一个‘鲲鹏’,自己又没有他强,他一定会拿自己炼器,鲲鹏当然不愿意如此,他宁愿自己做恶人。

鲲鹏不会像盘古那样等待大道演化,开天辟地,就算有这种事,他也会有多远,躲多远。

除了鲲鹏,鸿钧,罗睺,混沌中果然是有其他大神的,只是他们太弱,成为鲲鹏的食粮。

不知杀了多少魔神,杀得鲲鹏都有些疲惫,不过他很有耐心。

当感应到大道要演化时,鲲鹏便会远遁,让一个傻帽盘古出来开天辟地,当然这个盘古会死去,他可没有鲲鹏遇见的第一个盘古强。

期间,鲲鹏猜测,盘古或许就是看到了混沌中还有其他的盘古,神主,吞天·····更看到了‘盘古开天’,洪荒世界演化,才有了那么多念头。

具体如何,除了陨灭虚无的盘古,没有人清楚。

有一次,鲲鹏行至一处混沌,发现一个全新的世界。

这个世界与盘古拘禁一艘母舰的世界一样,科技道法合一,算是一条另类的路。

这件事说来还很可笑,他们外出混沌天(他们将大世界外统称为混沌天)狩猎,结果看到了鲲鹏虐杀混沌魔神的一幕。

这下,他们差点尿裤子,亡命奔逃,却还是被鲲鹏追上。

对他们这个世界,最大的资源不在洪荒世界,而是偌大的混沌天,其中有魔神,大神精血,若能提取出一滴,带回去研究,那可是大造化。

本来母舰上还有一个三十三重天的伪圣人压阵,鲲鹏对其他人搜魂之后发现他们那个世界的圣人实力在三十四重天,既然不妨碍天道,鲲鹏不再客气,直接炼化道念。

还别说,鲲鹏发现这种科技道法合一的世界存活的时间比洪荒世界要长些,也许因为他们争斗少些的关系吧。

鲲鹏赶到那个世界,发现那个世界也藏着一个盘古,不过比洪荒世界的那个要弱得多。

鲲鹏此时道行逼近三十六重天,具体多逼近不好说,反正就是道行大进。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