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个月前 (02-02)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一章

没有旁人打扰,封德彝优哉游哉的漫步于空荡荡的长安书院之中。

别看只一个多月,这里已经建的有模有样,林木,池塘,假山,亭台,居所,讲厅,读室等等,几乎样样俱全。

工部尚书云定兴那个马屁精,在这里没少花了心思,催的匠作,少府等衙署的人们差点疯了,不敢抱怨,怕皇帝知道,于是就到各处传播云定兴的坏名声……

想到这些,封德彝不由笑了起来……云定兴那厮能活到今日是真不容易,听说他在洛阳时还为王世充逼过宫,到了晋阳还想偷入晋阳行宫去见萧皇后。

啧啧,人家那日子过的真是精彩,可不比他封伦逊色多少呢。

周围的人看他笑的轻松愉快,也都放松了下来,时不时的递过来些好话,封德彝照单全收,也并不在意他们说的到底有没有道理,又在不在点子上。

他只觉着此处风景尤佳,确实是个读书的好地方,将来等他家崽子大些了,许是可以送到这里来进学一段时日?

正怡然自得间,对面行来几个人,隔着老远,领先的人便抱拳施礼,“封公竟还未曾离去,俺不会打扰了公之游兴吧?”

封德彝也笑着回礼,“光大不也雅兴未尽?不若一道走走?”

窦诞领人过来,“能与封公同游,自然甚好。”

两个人客气了几句便凑在了一处,他们以前就认识,未有深交而已,即便是现在,封德彝对结交李渊的女婿也没什么兴趣。

他已年近六旬,禁不起折腾了,如今皇帝有明君之相,还算信任于他,也就不需要他在这个王,那个王之间左右腾挪了。

他现在挺羡慕郫国公何稠的,想着自己晚年要是能如何稠一般,里里外外随心所欲也就知足了。

安步当车间,封德彝问道:“侍郎还在此流连,所为何事?”

窦诞笑回,“前些时回京述职,得人荐举督建长安书院,曾来此观瞻一番……不过一月之间,书院便已落成,真可谓是神速,俺在外间待了几年,竟有些……”

窦诞歪头想了想,感慨的叹息一声,“颇觉与此间风物有些格格不入了。”

封德彝转头看了看他,心中有些好笑,“侍郎正在盛年,前程大好,却在老夫面前谈这些,不觉有些老气横秋吗?”

窦诞也笑了起来,点头道:“封公说的是……不过封公未老而言老,也有些不对吧?”

窦氏子会说话,饶是封德彝城府深沉,也被他这马屁拍的极为舒坦,捋着胡须,脸上笑容大盛,亦有了谈兴。

“光大回京也有些时日了吧?”

明知故问,可距离不知不觉间就拉近了许多,窦诞点头答道:“俺回京也有几个月了,还未去封公门下拜见,实在失礼。”

封德彝状似悠然,心里则在嘟囔,若搁在以前,老夫去拜见你还差不多。

“这老夫可担不起……有闲或可来饮上几杯,老夫定虚位以待。”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二章

布喜娅玛拉心中一惊,望向冯紫英的目光变得不善。

对于这位京师赫赫有名的小冯修撰,叶赫部也是做足了工作,要从辽东镇和大周朝廷这里拿到好处,自然也要投其所好,搞清楚这些能决定叶赫部命运的大人物们的喜好。

对叶赫部来说,兵部尚书侍郎们位置太高,他们几乎接触不到,更不用说内阁阁老们了,他们唯一能接触到的就是蓟辽总督以及负责和他们叶赫部接壤的辽东镇驻军副总兵和参将几人了。

冯唐那里没什么空子可钻,一切要按照辽东镇这边的利益来决定,几位相关副总兵和参将他们也打点过,倒是有些效果,可他们权力有限,任何支援和行动都必须要经过冯唐批准才行。

唯一一个最大的软肋就是这个小冯修撰,不但是冯唐独子,而且其还和大周兵部大员们关系良好,加之其座师又是内阁阁老,所以这个人才是最关键的,哪条线都能说上话。

所以他们也是煞费苦心的收集了冯紫英的相关情况,发现此人有一大弱点就是好色,尚未娶妻,就先纳了两个胡姬为妾,而且还接受荣国府赠送的美婢数人,现在更是要娶三房妻室,可谓色中饿鬼。

这几次接触这厮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出格举动,但是她还是总感觉对方那双眼睛灼灼烫人,萨满对自己的评价恐怕这厮也听闻过,没准儿就有其他想法也未可知。

正因为如此,布喜娅玛拉才会如此敏感,听得冯紫英的话语,就下意识地往那边儿想了。

深知此时不是得罪此人的时候,但是布喜娅玛拉内心仍然是羞怒无比,大周有此等人为官,而且声名显赫,也难怪每况愈下,面对建州女真和蒙古人都是捉襟见肘。

“冯大人,你此言何意?”

“布喜娅玛拉,我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冯紫英自然没想到布喜娅玛拉会脑补太多,依然笑着道:“你不是说你布喜娅玛拉和德尔格勒以及叶赫部只要做得到的就都愿意做么?那就做点儿什么来证明吧。”

布喜娅玛拉呼啦一下子再度站了起来,“冯大人,你这样要求未免太过无耻了吧?”

“太过无耻?”见对方满脸通红,怒意勃发,冯紫英莫名其妙,“怎么叫无耻呢?难道你们叶赫部不该有所表现,我提出来的建议你说你们叶赫部无法做到,那你们就用你们能做到的表现一下吧,这个要求也叫无耻?”

布喜娅玛拉气得全身发抖,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良久才冷着脸道:“冯大人,你这样趁人之危,这等行径,是不是太过龌龊了?”

冯紫英见对方双目双手紧握,几欲扑上前来与自己搏命一般,也有些不解,自己这个要求好像不过分吧?就算不是不愿意,那也不至于这样要怒发欲狂,择人而噬的架势吧?

“布喜娅玛拉,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冯紫英也有些戒备,这鬼女人莫要情绪激动真的要

别急妈妈教你做,撩妻日常1v1青灯

绑架自己逼着自己做出什么承诺吧?那也未免太儿戏了,“你自己琢磨,用什么来证明你们的诚意,总得做点儿什么吧?”

此时的布喜娅玛拉已经完全钻入了牛角尖儿,一门心思脑补以为冯紫英要自己的身体作为诚意表现,倒是一旁的德尔格勒相对较为冷静,不知道自己这位堂姐为什么会因为冯紫英这番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话而如此失态。

“呃,冯大人,我们有些难以理解您需要我们做些什么才算是表达了诚意?但您方才提及的要我们去扫荡袭击察哈尔人后方肯定不可能,或者您可以给我们一些提醒和暗示?”

别急妈妈教你做,撩妻日常1v1青灯

德尔格勒瞅了一眼如同受了刺激的豪猪耸起尖刺模样的堂姐,赶紧道。

德尔格勒的话让布喜娅玛拉更紧张,双目更是死死锁定冯紫英,只要冯紫英敢提出那等无耻要求,她便要毫不客气地啐对方一脸唾沫!

冯紫英倒没有意识到其他,想了一想才道:“布占泰据说现在很颓废,成日在部落中饮酒作乐,不思政务,根本无力阻止瓦尔喀部的策穆特黑帮助努尔哈赤拉拢东海女真诸部,这原本是我们支持乌拉部的最重要目的,而且今年乌拉部情况可能会比去年更糟糕,部落中的长老也对此很失望,其他普通部民也对布占泰十分不满,……”

布喜娅玛拉和德尔格勒面面相觑,没想到对方连这些情况都能知晓,但想一想乌拉部就在大周和建州女真之间,肯定瞒不过大周细作。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三章

“郎君,太子殿下一直未归。”

东宫门口,昨天那位宦官拦住了杜荷。

“不知太子殿下何时归来?”

“郎君,这事我却是不知,你还是请回吧!”

杜荷无奈,转身就走:“华三,去长孙府!”

......

“杜二郎君,我家大郎君巳时才到家,现在正在屋里休息。”长孙无忌不在家,管家程荣招呼着杜荷。

“回来了就好!我去找他就行了。”

杜荷舒了口气,总算找到能打听情况的人了,这事太诡异了。

“郎君,我家大郎君一脸的疲惫,你还是让他再睡会吧!”

“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待我问完了再睡不辞。”

杜荷掀开了程荣,火急火燎地奔长孙冲的屋而去。

“虫子?虫子!起来了!”杜荷叫了几声,一把掀开了长孙冲的被子,没动静?

杜荷一把将窗户推开,初春的寒风呼呼地往屋里灌,自己都是一个哆嗦。

“杜二郎君!你干什么!”

长孙冲的侍女终于忍不住了,冲了过去,“啪”一声将窗户关上,这年头着了伤寒不是开玩笑的。

“谁?谁啊!”长孙冲将头上的枕头一抓,撑了起来,半睁的双眼,微微跳动的眼睑,俨然是抑制不住的怒火。

“我!是我!你可算是回来了。”

杜荷管不了了,坐到了床边,双手把住长孙冲的双肩,晃了晃。

“行了!再晃就要彻底晕了。”长孙冲总算是睁开了眼睛:“我正说去找你,实在太困了,这两日就没睡上觉。”

“你这两天跑哪去了?”

“我。。阿梅,你先出去。”长孙冲对小侍女撸了撸嘴。

“是,郎君。”小侍女站在窗边,瞪了杜荷一眼,出去了。

“杜二,出大事了!你知道越王泰这些日子到哪去了吗?”

长孙冲睡意全无,穿着薄衫就坐了起来。

“这还真不知道,从登州回来就没见过越王。”

“火药!”

“你是说越王这些日子在造火药?”杜荷猛然警醒:“圣人命令越王在秘密制造火药?”

“对!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在太白山,越王建立了一个火药工坊,在那里制造火药。”长孙冲匀了匀气:“那火药工坊建在一山峪里面,结果前日储存的火药爆炸了。”

“糊涂啊!怎么能将火药储存在山峪里啊!这一爆炸可怎么得了啊!”杜荷猛一拍大腿。

“是啊!据说那山峪两岸崩塌,将工坊埋在了里面,有工匠翻了出来,说越王住的地方埋在了碎石堆下面,越王正在里面,生死不知,想来是凶多吉少了。皇后娘娘昏了过去,之前叫太子殿下去看望越王,昨日太子便骑马去太白山了,于是我在立政殿外守了一日,夜里皇后娘娘才醒来。”

杜荷听完一时懵了,莫非这就是他这蝴蝶翅膀扇的?记得大头娘娘里面李泰还和李承乾好好斗了一场,就因为他的原因,这个热爱科学的小朋友就这么死了?这是真的生死啊!

“杜二?你没事吧?”

“哦?我没事!皇后娘娘没事了吧?”杜荷紧了紧衣服,却是不知该从何说起。

“没事了,医官说是惊厥之症,多休息便是。”

“行了,你这两日没睡了,也快休息吧!”杜荷拍了拍长孙冲肩膀,便起身欲走。

“杜二,我知道你和豫章公主的事,你可以进宫去看看。”

长孙冲也不挽留,确实是困啊!看着自己好基友的背影却觉得怎么如此萧索。

“知道了,谢了,虫子!”

杜荷是头也没回。

出了长孙家,杜荷抬头忘了往湛蓝的天空,喃喃自语:“怪我啊!都是怪我啊!我就不该打开这潘多拉魔盒啊!”

说罢,从怀里摸出那卷黄麻纸,轻轻打开:“正八品岭南道监察御史,勿需见礼,即刻启程,巡查岭南道之不法,狱讼、军戎、祭祀、营作、出纳皆监察之。不冤,不冤啊!”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708.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