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前 (02-03)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一章

“砰——”

季暖在冰冷的监狱中抬起头,看向门前正将一份冷饭扔到地上的狱警,没有起身。

“装什么清高?爱吃不吃!”

狱警伸出脚探进门,将地上的饭狠狠踩了两下。

听说这个季暖故意杀害云小姐,云家人特地交代要在里面好好折磨她。

季暖坐在角落,目光仿佛没有焦距一般的望着那份已经脏掉不能再吃的东西。

门外的监视室忽然传来电视被打开的动静——

“Shine集团总裁墨景深今日回国,现已抵达海城——”

“Shine集团是亚洲最大的金融企业,墨景深七年前正式接手该公司管理权,如今商业巨头的地位无可撼动……”

季暖始终静寂的表情瞬间僵住,倏地冲到门边,努力伸着头向外看。

狱警回过头,看见她狼狈又惊惶的蹲在门里,手死死的握着冰冷的门,两眼却一直盯着电视的方向,双目通红。

“看什么看?知道新闻里说的那位是谁吗?就你这种女人,估计连给人家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季暖低下头,眼底是涩然的笑。

是,她如今连给墨景深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哪怕这个已经成为Shine集团总裁的男人,十年前还是她的丈夫!

是她自己心高气傲,骄纵任性,一心想要离婚,最终彻底的把这个一直将她宠在手心的男人推开。

整整十年,他都没有再出现过。

可刚才电视上在说什么?

墨景深回来了?他从美国回来了?

电视传出记者争相追访的声音:“墨总!听闻您两个月前已在美国结婚,这次回国,是否携着新婚的爱妻一起归来?”

季暖目光一颤。

他……结婚了?

也对,别说他如今的身份,十年前他也是名动海城的风云人物,俊美如神,世无其二,多少世家千金排着队想要嫁给他。

他现在,一定很幸福。

“墨总,您很少在媒体前露面,但您难得回国,还请您说一下关于Shine集团目前的……”

“跟在后面的这位小姐就是墨太太?墨太太果然很漂亮……”

一道甜美的女声随后响起:“抱歉,墨先生不接受媒体采访,大家请让一让。”

听见那道声音,季暖瞬间如遭雷击。

那声音……是她妹妹季梦然!

在季家破产前就已经失踪了的季梦然!

当初闹离婚时,就是她的这位好妹妹怂恿着她用各种不可理喻甚至包括割腕自杀的行为,让墨景深与她渐行渐远,直至离婚。

季暖顷刻就笑了,笑的心肝肺都在疼。

“既然墨总不接受采访,那墨太太您能不能说几句?”

记者仍然在追问,季梦然紧跟在墨景深的身后,一脸笑意。

墨景深却在此时开了口,嗓音清洌淡沉,毫无温度:“她不是墨太太。”

季梦然满脸的笑意瞬间僵住,扯了扯嘴角掩饰尴尬。

她确实不是……

周遭的记者一时陷入诡异的安静,直到有一道声音悄然响起:“听说墨总十年前离婚后,就没有再娶……”

季暖没再听清楚电视里的声音。

腹中突至的剧烈疼痛,使她狼狈的蜷缩着倒在地上,胸腔里像是有血向上溢出,冲出她的喉咙。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二章

另一个人道:“先放了罢,回去后再说。”

晃眼袍子道:“咳,不然让我带回去养罢,这一世两世的总不像样也没办法。他在我府中,几千年大概也能成仙了。”

我大惊,老子怎么可能像头家猪似的被养起来,此乃奇耻大辱。身子一能动,我立刻撒开蹄子,拔腿便跑。

跑着跑着,跑红了眼,没留神跑到断崖边,又没留神刹住。我蹄下一空,嗖地坠下去了。

我站在京城的街头,看花市上满眼的牡丹花。

据说深红色的牡丹最名贵,我活了二十几年,见过艳红的白的绿的,却真是没见过深红的。前日牡丹徐派人送了一张帖子给我,说他家有一株深红的牡丹,本是弘法寺内珍藏的珍品,住持圆寂前转赠与他,今日开花,特在自家的国色楼前开赏花会,邀我来赏。

本少爷本不爱这些花花草草的,管它红的绿的,不就是朵花么。不过我最近常到翠侬阁一坐,萦月说她爱牡丹,我索性就到这赏花会上走一趟,再买盆牡丹去引她一笑。

赏花会辰时开,我到得有些早,就到别处去走了走,等折回来,辰时将到,花台前已经吹了一曲笛子弹了一段琴,花台边挂了一串鞭炮,牡丹徐亲手点着了引线,噼里啪啦放完后,又致了一段辞。牡丹徐掀开纱罩,请出了他那盆牡丹。

花色深红,娇艳中带着华贵,果然是好花。

我在心中赞叹,听见人群中也有人赞了一声:“好花。”

像鬼使着一样,此时叫好的人不计其数,我偏偏就听见了这一声。

这个声音竟让我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曾听过无数回一样。我向人群中望,看见一袭青色长衫,立在人群中。

他侧身瞧过来,我愣了愣,却像这满市集的人与牡丹都化做了全无。

一霎那间,又觉得他有些似曾相识。

我走到人堆中,对他拱了拱手:“在下秦应牧,请教兄台名讳。”

他爽快一笑:“鄙姓赵,单名衡。”

客套两句后,他像要走。我赶上前去道:“在下与赵兄一见如故,想请赵兄去酒楼一饮。不知赵兄可否答应。”

他没有推辞,欣然道:“好。”

此时还是辰时,酒楼小伙计说他们还不到卖酒的时辰。本公子一锭银子搁上桌面,立刻变成“有现成的好酒好菜”。小伙计一团殷勤引本公子和赵衡进了最精致的雅间,几碟精致凉菜,一壶上好的花雕,顷刻间端上桌面。

我端起酒杯,向对面举了举,道:“赵兄。”

他道:“我表字衡文,你只叫我衡文便好。说话太客套有些拘束。”

衡文衡文,这两个字念起来也有些熟悉。我道:“那我也不与你客气了,我表字南山,你也喊我南山罢了。”

他笑笑。

这顿酒没留神就喝到傍晚。

我像几百辈子没喝到酒一样,就那么不停地喝。在酒楼喝到下午,他说他住在另一条街的客栈,我摇摇晃晃随他到了客栈,进了他房内,又喊了酒菜来喝。

我记得我想他背光了我老秦家的家谱。我说我小时候我爹曾给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今生命犯桃花,是个风流命。

他端着酒杯瞧了瞧我道:“哦,准么。”

我立刻道:“我本也不信,却是准得很。不是我在你面前自吹,京城的秦楼楚馆中,不知道有多少姐儿哭着等我去替她们赎身。”

他似笑非笑地道:“却不是已经和什么穷书生卖胭脂的好上了,拿你做过河的筏子罢。”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我皱眉道:“我怎可能是那种做垫背乌龟的冤大头。”

他不明所以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我不晓得究竟喝到了几时,总之酒喝完了一整坛,桌上的蜡烛将燃尽。我喝得迷迷糊糊,他也喝得东倒西歪,就随便歪到床上睡了。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向他道:“我这些年,到今天才喝到痛快的酒。”

他嗯了一声,继续睡了。

第二日我醒来,客房中空空如也,赵衡却踪影不见。

楼下掌柜的说,并没有看到那位公子出去,连房钱也还没结。

但他却就这么寻不见了,一天两天的,我再没有寻见过他。我把各处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客栈的那间房,我按天给钱,一直替他留着。掌柜的说,这位公子也没说过他从何处来,别处也没人认得他。

我鬼使神差地,就是停不了寻他。明明只是萍水相逢一场,却总忘不了。

我从这年端午寻到了来年中秋。这一年多里,和哪个喝酒都觉得没有味道。睡觉时做梦,混混沌沌地,今天梦见我是头野猪,明天梦见我是只乌龟。有一天,我梦见我在个雾气腾腾的地方,他在前面站着,我喊了声衡文,他转过身来,似乎正要开口,我醒了。

这一天,我颓废地踱进一座小庙,求了一根寻人签。

解签的说,我这根是下下签,要再见想找的人,难如猴子摘月。

解签的看着本公子颓然的脸,宽慰道,其实此签尚有一线生机,猴子摘月比猴子捞月好。

我问,怎讲。

解签的道,猴子捞月,捞得是水里的月亮,怎么捞都是个影子,变不了真的。猴子摘月,月亮总算是个真月亮。

我道,只是猴子上不了天。

我颓废地掏出银子,放在解签的桌上,走出了小庙。

街上来者熙熙去者攘攘,我踱到街边,听见人招呼:“这位爷,坐么?”

我就坐了,又听见招呼道:“来点什么。”

我随口道:“随便罢。”

没多大工夫,一个雾气腾腾的大碗啪地落在我身旁的桌面上。端碗的人殷勤地笑道:“我看公子您像饿慌了神的模样,自作主张给您下了大碗的馄饨面。”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第三章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第294章妥协

他已经开了很久的车了,眼见就快要到她们的镇上了,柳沐言礼貌的说着。

“我喝你这瓶就行。”穆沉说的一脸坦然。

柳沐言愣住。

很快,手中的水就被穆沉拿起,他微微仰头喝了一口,在拿给她,“盖上吧。”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等柳沐言反应过来时,才意识到两人共喝一瓶水。

好囧啊。

不过,柳沐言还是听话的把盖上了瓶盖,再把水放在一旁。

柳沐言砖头,看着窗外越来越熟悉的地方,心里忍不住涌起了一阵热潮。

“前面不远有一家旅馆,环境你可能会不适应,到时候,你就在那里停车就行了。”柳沐言垂下眸子,满脸怯意的说道。

明明他送自己来,自己应该感激他的。

却把他安置在旅馆里面,好像他见不得人似的,柳沐言心里也很心虚啊。

“我送你到家。”大晚上的,他担心不安全。

穆沉四处荒郊野岭的,就算前面不远就是镇上了,估计人烟也不多,他绝对不可能放任她一个人走在路上。

“不行,要是被邻居看见,会被人笑话的。”这里民风朴实,如果被别人瞧见自己带了一个男人回家,到时候爸爸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她不同意。

看见她笃定的语气,穆沉的脸色越来越黑。

“你下车后,我离你远一点,跟在后面,这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沐言,别逼我直接把她扛回家。”

穆沉有时候很危险,也很霸道,不讲理。

柳沐言慢慢地见识到了。

也很怕这样的他。

趁着他还能和自己商量的时候,柳沐言妥协了。她走在路上,身后一道光照-射-过来,使路面上格外明亮。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725.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