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前 (02-03)  未分类 |   抢沙发  1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一章

老黄的新书《宋道无疆》已经发布,恳请各位《宋道》大力关注啊!

当然,所有《宋道》里挖的坑,都会在《无疆》里给大伙一个交代,而且老黄也知道《宋道》男主被诟病的问题的确成了个难解之题,所以另起炉灶展开一场新的冒险,恳请大伙支持!

《宋道无疆》【序章】

看了看表,黄昊从下岗大嫂火锅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整了,深秋的街面上一片萧瑟,只有呼啸的北风在呜呜的刮着。

“小黄啊!来日方长,回去要好好保养身体,把身体养好了机会大把,我们哥几个还等着拜读你的新作呢!”

两个中年大叔脚步踉跄的从火锅店里跟着出来,被刺骨的寒风一吹倒也来了精神,缩缩脖子抖抖身子之后,来到黄昊的跟前各自嘱咐了几句,便也招手打车走了。

看着两个大叔上车走远,火锅店外的黄昊随手点了根烟,用夹着烟的手对着远去的出租车比了个中指,这才慢慢转身离开。

说起来,黄昊是个正儿八经的作家,而且还是“省级作家”,在本省文艺圈里还小有点名气,擅长创作新文艺小说。这新文艺小说也就是所谓网络小说,什么玄幻、科幻、军事、历史基本上都被归类到了“新文艺”这个类别里,大致也就是这么个情况了。

再来说黄昊,三十中半的年纪,正经的初中毕业学历,社区通讯员出身,花了差不多十年一篇篇的爬各种格子,混各种机关小报、内刊的副版,靠着各种通讯和豆腐块起家,愣是从一文不名的社会人员混进了省级作协,成为了正儿八经的作家。

要知道如今这作协,可是分国、省、市、县四级,县和市两级就是个起步,只有达到了省级也才算是出了个类,拔了个萃。这就跟古代科举一样,县市两级差不多也就是童生、秀才,到了省一级才能算是个举人,若是能混入国级作协,这便如是响当当的进士了。

只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黄昊好不容易靠爬格子混了文艺界精英的身份,也上了层次,结果却是病了,长期高血压诱发的末期肾衰竭,直白点说就是“尿毒症”。

所以,这特么的可不就悲剧了!

没生病之前,黄昊在挂靠的单位吃一份闲饷,任务也就是负责一些文事方面的迎来送往,按月出几篇通讯、简讯,然后埋头搞点文艺创作、写写长篇创作剧本,再到处参加些文会开拓眼界打响名气,轻轻松松日子好过。

结果这一病就麻了手脚,肾衰竭这病可没药治,治标的办法是血液透析,一周三次把血液输进机器里透析排毒,勉强苟活。而治本的办法倒是简单,那就是换肾了,只是换肾这事一个是要钱,再一个还得要配型合适的肾源,换肾的钱说多倒也不多,可肾源就难了,社会捐赠的肾源光是想要领一个排队的资格就得等上大半年,而就算进去排上了队,什么时候能有合适的肾源出现还得看老天的意思。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二章

从整个永平府的地理地势就能看得出来,西北高,东南低,从西北而来居高临下。

如果蒙古人从喜峰口到界岭口这一线数百里地中选择突破点,南下大概率会选择首攻迁安,也不排除直接进攻卢龙,但是卢龙在迁安东南,如果只攻卢龙而放过迁安,那么蒙古人就要考虑迁安的大周军会南下给蒙古人在背后一击。

而如果进攻迁安就没有这方面的顾忌,只需要稳稳的防住从西面过来的蓟镇军就行了。

所以冯紫英的判断是迁安一战应该是首战,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战。

这一战打好了,能够极大的打出气势,也能挫伤蒙古人的信心,使得他们在后续战事中无法恣意行动。

当然,也不排除蒙古人会多路并进,同时对迁安和卢龙发起进攻,遇到这种情况,那也就更没说的,就只能全面迎战了。

左良玉太年轻,游士任没有战事经历,而迁安城比起卢龙城来更低矮,护城河也更窄,第一战不容有失,所以冯紫英思前想后,还是决定要亲自坐镇迁安一战。

相比之下,卢龙城高河深,加上城内人口更多,召集起来的丁壮也更充足,加之有朱志仁这个知府坐镇,好歹也能振奋一些士气,黄得功比左良玉年龄要大几岁,经历也更丰富,所以交给他也更放心一些。

“紫英,你要考虑清楚啊。”朱志仁也有些动容。

谁都知道迁安危险性要高得多,冯紫英作为同知,完全有理由坐镇卢龙坚守,谁都说不上个什么来,但对方却决定去亲临迁安第一线,这就是一份担当,朱志仁很清楚,换了自己,只怕还真没这份勇气。

“大人,我考虑清楚了,迁安我去,卢龙这边就请大人坐镇指挥了,具体防御交给虎山,他经验丰富,在给家父担任亲兵营官佐时也曾经在边墙上屡次和蒙古人与女真人搏杀,胆略皆有,尽管放心,……”

见冯紫英下了决心,朱志仁也就不多劝,“那好,紫英你在迁安,我再给游士任去一封信,请他无比听从你的命令,我和他也算乡人,他也算是一个比较守规矩的官员,相信能够很好地配合你,另外,我在签几道空白文书给你,若是迁安城中有不服从的官员和士绅,我授权你可以临场处置,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

这还差不多,冯紫英暗自点头,这朱志仁还算是有些担待。

要处置九品以上的官员,自己这个同知是没有权力的,必须要知府亲笔谕令和用印,同样要处置士绅,虽然同知有权,但是也要背负责任,有知府的谕令用印,那就不存在了。

********

就在冯紫英和朱志仁商量如何防守永平府时,冯唐在辽阳的蓟辽总督府中也得到了冯紫英用信鸽传递来的急递。

看完急递,冯唐脸色有些难看。

他没想到自己儿子还是决定要去冒这个险,在他看来这个险完全没有必要去冒。

既然兵部都对尤世功那边开了口子,只要他确保顺天府这边,那永平府的得失地方官员就不会承担主要责任了,就算是永平府被蒙古人洗劫一空,地方官府要担责,也是次要责任,不会过分追究。

但紫英要去守迁安,这就太冒险了。

哪怕退一步守卢龙也好啊。

见冯唐脸色难看,在下首的曹文诏和贺人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人,可是东虏那边有什么意外?”曹文诏小声问道。

“东虏那边倒是没什么,是紫英来的信,这个小兔崽子不让人省心啊,他要亲守迁安,就靠左良玉训练了三个月的一个营民壮?!”想到这里冯唐就越发心慌烦躁。

曹文诏和贺人龙都是冯唐的心腹,听闻此言都大吃一惊。

察哈尔人纠集了内外喀尔喀诸部准备大举南侵已经不是秘密了,辽东在草原上的细作斥候已经把消息传回来了。

目前来自内喀尔喀五部的兵马正在向察哈尔集结,而外喀尔喀诸部的兵马还在路上,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完成集结,而察哈尔那边的粮草征集也在紧锣密鼓进行。

如果没有意外,顶多十日,蒙古人就要大举南下。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蒙古左翼几乎集结了超过十万大军,达到了接近十五万人,如无意外,应该会是兵分几路南下入侵。

现在整个大周北面,从山海关到万全都司,都是风声鹤唳一片。

现在还不确定蒙古大军的主力从哪一条路线南下,但是初步分析无外乎就是三条通道。

一是龙门卫到古北口这一线。

这一线是宣府镇和蓟镇的结合部,其中尤以四海治——渤海所——潮河所这一段特别危险。

渤海所属于蓟镇管辖,这里距离京师直线距离太近,几乎一突破就直抵京师城下,蓟镇重兵驻扎在这里。

而四海治在延庆州境内,那边属于宣府镇,而且是内外两道边墙,理论上应该相对安全。

而渤海所到潮河所这一段也相当危险,也就是后世中密云水库所在区域,但这个时代还是一片低地,从这里突破,沿着汤河或者潮河就可以经密云、怀柔,经昌平和顺义之间,直插入京师。

也就是说最危险区域都在蓟镇辖区,而宣府镇那边因为有内外两道边墙,一般说来以骑兵为主的蒙古人都不会选择去突破两道城墙南下,宁肯鏖战一场打破一道边墙更划算。

第二就是潮河所到喜峰口这一段了,这一段位于京师城东北方向,距离略远,但是地势平坦,如果从磨刀峪到马兰峪这一线突破,也能轻易直接杀到京师城下。

正因为如此,蓟镇在这一线布防了重兵应对。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第三章

“臣遵旨……”

将这一批高级战俘都安排了较好的营帐,而那些被俘来的普通将士,却也获得了很不错的待遇。不论是在吃食方面还是在休息方面,都跟我军将士没有什么差别。

而大批的教导员开始进驻到了战俘营里,开始给这些降卒讲起华夏帝国大沙文主义,华夏帝国民族主义。总之,要尽快的让这些夏军降卒能够认识并认同自己其实也是华夏民族的一员。

第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王世充没有给下属答案,但是下属们的行动,却已经隐隐的给出了提示。那就是一票又一票的文武大臣开始私下里窜联,而对于这样的行为,就算是王世恽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些头头脑脑都没有了战斗的**,更别提下面那些被临时征召来的将士,逃兵已经开始出现,有些士卒乘着晚上出去偷粮食的机会,直接就跑到了我们的大营门口举起了白旗。

然后吃饱喝足,换下了身上那又臭又馊的布衣纸甲之后,开始抄起大喇叭劝说起了自己的战友袍泽也加入到有吃有喝的享福大军行列。

最终,在第二天深夜,代表着王世恽前来的特使进入了我华夏帝国围城大军的北大营里。与其说是王世恽的特使,还不如直接说是王世充这货\\一\\本\\读\\小说xstxt默认的特使。

希望我华夏帝国能够退兵,郑国愿意向我华夏帝国称臣,年年进贡。对于他们的条件,本公子直接就当成了放屁,我很爽快的告诉那位来使。无条件投降,才是他们的选择,没有什么条件可以讲的。

当然,本公子也不是残忍好杀之辈,只要他们愿意归顺,本公子会酌情处理。

这样的密谈持续了两天,而本公子当然不会干坐着期待王世充乖溜溜的自缚出城,除了在跟那密使瞎扯蛋之外,还悄然的命令刘宏基动手。

第二天清晨,在洛阳皇城外的一处墙根下,发现了左武卫大将军刘赋的尸首,还有他的十来名护卫也全都呃屁在那里。在皇城墙上还写下了留言。言及这个家伙置洛阳城外数十万军民的性命于不顾,支持王世充宁死不降,这样的行径,已经激怒了广大的洛阳军民。

另外还提醒,还有胆敢置洛阳数十万军民性命于不顾执意不降者,请小心洛阳城数十万军民的怒火,随时会倾泄在他的脑袋上。

这下子,弄得王世充身边那一票死忠也变得心有揣揣,哪怕是出动了大批的人马,却愣是没抓着一个杀人犯,而且,老百姓还有那些临时招募来的将士的眼神,让这些意欲负隅顽抗的家伙的内心也在发生着变化。

最终,在窦建德被押至洛阳城下的第五天,洛阳城的北城门缓缓打开,一身素白麻衣的王世充面容枯槁的举着代表着郑国江山社稷的印绶,跪拜于吊桥北侧。

十数万华夏帝国将士整齐划一地举起了手中的刀枪剑戟,朝着那冬日难得一见的晴朗苍穹,发出了欢呼与狂吼。

华夏帝国万胜之声向彻天地之间,看着这高大巍峨的洛阳城上的郑国王旗犹如坠落的烟云一般黯然落下,而我华夏帝国的国旗冉冉升起,在烈阳之下,仿佛也显得更加的耀眼。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别急妈妈教你做

些交出了武器,不但没有沮丧,反而是如释重负,喜笑颜开的郑军士卒,还有那已经被押入困车的王世充,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洛阳城头上飘扬的华夏帝国旗帜,嘴里边神神叨叨的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或者,他正在为自已已经穷途末路的未来祈祷。

被押下去的,除了王世充父子,还有王世恽父子以及一干犯事的走狗。而刘宏基这货,终于正大光明的走到了我的跟前,朝着我深深一礼。“臣刘宏基,参加吾皇。”

在那些刚刚归顺的郑国大臣们震惊的目光中,本公子疾步上前,扶住了要拜下去的刘宏基嗔道。“兄台切切不可如此,今次华夏能得一统,我华夏帝国能得以付出极小的代价,就拿下郑国,兄当为首功……”

“多谢陛下不罪之恩。臣与一干同僚,皆是受了王世充协迫,若非如此,早就开城归降陛下了。”刘宏基冲我挤了挤眼后,假马鬼日的又重施了一礼大声地道。

那些刚刚归顺过来的大臣们哪里不明白他的意思,纷纷拜下,七嘴八舌的向本公子表达了敬仰之情,当然也都痛斥了王世充那厮卑鄙无耻的协迫行径。

本公子笑眯眯地一面听一面颔,把这些人安抚好之后,我华夏帝国大军,已然进往洛阳,接手城防。

离洛阳时,尚是一懵懂少年,而今再回洛阳,却已经改朝换代,更已经儿女双全。看着那些欢天喜地从华夏帝**人手中接过一袋袋粮食,千恩万谢的携妻带子朝家赶去。

那些已经放下了刀枪的将士,也同样扛着粮食,带着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与即将能够吃上饱饭的幸福期待感,朝着各自的家中走去。

“共有三万战俘暂时被我们看押了起来。其他被临时征召来的将士,都已经被我们放了大假,发与粮食和一些饷钱之后,先行回家去了。”房玄龄手指头翻着手上的资料。“老百姓们的情绪都不错,再加上我军军纪严明,所以,洛阳城内目光显得很是安定。”

“治安乃是重中之重,多派警备部队巡城,在不打扰老百姓生活的情况下,严防一切破坏和谐安宁的行为。”我点了点头之后又郑重地嘱咐道。

接下来的日子,可不光光只是处理一个洛阳的善后问题,窦建德的被俘归降,给河北山东之地带来了极大的震动。而大败之后,数十万夏军逃散了大半,只有左仆射齐善行率领着数百精锐护着窦建德之妻曹氏逃回了洛州。

之后窦建德余部本欲立窦建德的养子为君主,不过,还没来得及立,或者说尚在犹豫争论的当口,几名被遣返的窦建德心腹回到了河北。

他们带去的消息,以及我给出的条件,让目前正在当家作主的左仆射齐善行赶紧喊停。与窦建德的妻子曹氏相商之后决定将库存的财物分布给将士,将他们遣散,之后,

而听闻窦建德只是受俘,却未受任何虐待,并且还遣回了几名窦建德心腹,齐善行这才跟窦建德的右仆射裴矩、行台曹旦以及窦建德的妻子带领夏国的官员属吏进献山东的土地,交出夏国的八枚印章向唐

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别急妈妈教你做

华夏帝国投降。

至此,华夏帝国除了山西北部地区之外,业已经大一统。而华夏帝国的大批军队,开始向着山西开进,一副以力压人的态势,吓得李密差点神经错乱,一个劲地向颉利可汗苦苦祈求。

希望至少带上三五十万大军来援,不然,就凭他现如今临时拼凑出来的十来万大军,根本不是华夏帝国二十余万精锐之师的对手。

而颉利可汗也很为难,华夏帝国精锐的战斗力,在上一次进攻河套以及山西北部地区时,他就已经狠狠地领教了一回。而现如今,窦建德因往援王世充而被俘,使得山东河北之地尽数落入了华夏帝国之后,这令他始料未及。

窦建德这个极具实力的中原诸侯,可是他想要好好的全力支持的重要力量,结果却突然一下子没了,而今,占领着山西之北的李密,不但实力差了很多,而且地处山西之北,高山深磊,地势难以令突厥人的骑兵展开,更重要的是接近华夏帝国腹地。

想要反攻,那等于是直接面对一个已经几乎完全的强盛中原帝国,这是任何一位游牧民族首领都最不想看到的画面。

而今的吐谷浑,不论是慕容达昔又或者是慕容伏允,现如今已成两败俱伤之局,莫容达昔已然接受了我华夏帝国的任命,成为了东吐谷浑总督,而慕容伏允多次请和之后,被迫割地千里,如今,已经退到了青海西南方向。

而这一大片的肥美草场,尽数归于我华夏帝国所有。而这里,每年可以为华夏帝国提供超过十万匹优良的骏马,再加上河套地区的话,华夏帝国目前已经拥有了两大片辽阔的草场。

而在河套那个小套内,一水的养育着大宛马,也就是汗血宝马。而现如今的韩城的那些山谷,全都在继续培养着韩城巨马。至于东吐谷浑一带,则饲养着波斯马。

蒸汽机械的大量使用之后,使得畜力的重要性比之过往下降了一个层次,而现如今,已经有专业的饲养食肉用牛出现,当然,牛肉的价格还是相对较高的,而且屠宰也需要官府认定是肉牛方可屠宰,审核十分的严格,所以,想要私偷耕牛来屠宰的话,那可是不轻的罪名。

我们目前随时可以组建一只超过二十五万数量的骑兵队伍,也可以组建出两个军的纯火器部队,至于火炮,目前已经配备到了师级单位。那种甚至连敌人都还没有看到,就已经倒在了犹如地狱烈焰一般的炮火下的可怕威力,是最让颉利可汗忌惮的。

可惜的是,我堂堂的华夏帝国皇帝,却不能亲临战场,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现如今的华夏帝国之强大,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御驾亲征,什么样的敌人,都完全可以消灭掉。

天空是那样的碧蓝,城中的碧水,缓缓地向东流淌。洛水面上,一艘艘造形悠美的船舶,正载着游客,朝着河岸两侧指指点点。而一座漂亮而又高大的桥梁,更是让所人人都啧啧称奇不已。

这是一座跨度超过了一百五十米,高过河面超过十二米的拱桥。桥面之宽,足足可以容纳十辆马车并排通行。另外,在洛阳城的东侧和西侧也还各有一座这样的水泥拱桥。

如今的洛阳,距离王世充归降已经过去了三个来月,现如今的洛阳城早已经恢复了喧闹。无数的人流往来穿梭,大批大批的货物往来于洛阳与长安之间。

而借助着运河的水运,南来北往的货物使得洛阳得以飞速的繁荣。跟几个月之前的凋零相比起来,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河北山东之地,已经归属于我华夏帝国治下,窦建德甚至被我派了过去安抚这两地的百姓,当然,陪同他一起过去的可是有两个军的华夏帝国精锐,还有大批的工作组和后备官吏。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73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