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啊哦快点好深用力bl啊快

Related Post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一章

真当怕你撕了房本不成?小戏精一个。暗笑不已的齐景年瞥了她一眼,毫不犹豫地坐回原位继续整理。

等着!

让你乱用美人计。

小七的办事能力还是相当靠谱的,以至于有些细节上的问题就是他并未提出,这小子也已考虑到位。

每份文件袋全有密封条封死了上下两头封口处,并且还在上面加盖了专用印签,又标有一行数字年月日

文学

期。

如此一来,除了能及时查看出在他封死之后有没有

文学

被人盗看之外,还省了要先考虑从哪一份开始着手更好。

“怕了?果然,有了新人忘了旧人。”关平安伸直了右腿,看似不经意之间脚丫子划了一下齐景年的腿。

不上当!

绝不上当!!!

齐景年深吸了口气,“哪来的新人?少冤枉我。我身边除了你一个,连个母蚊子都没有,哪来的新人。”

“听说有洋美人邀请喝咖啡哟~”关平安冷哼一声,“茶不香?没见识!臭不要脸的,X大无脑!”

“谁?”顾不上手上拆开的文件袋,齐景年立即抬头,“不可能!我从未接受异性邀请,更别说一起喝咖啡。”

“没说你和人家一起喝咖啡。要是接受邀请一起出去喝咖啡,你早就完蛋了!我是讨厌有野女人勾引你。”

“吃醋了?”齐景年很是开心地看着她,“要说没人邀请,肯定是不可能的。我说了,你也不信。

不过没想你的邪乎,谁不知我有你。你应该是听爱丽丝她们开玩笑说的吧?应该就是那次我们几个聚会那次。

当天我还打过电话问过你要不要一起,就是你说在场都是男的,不去的那次。就那次连你哥也有事儿没在场。”

言外之意,平时都有我哥在场,就是最好的证明是不?暗暗偷乐的关平安抿着嘴莫有表情地看着他。

看你怕不怕!

“当时我们宿舍几个连同爱德华他们去的是距离地铁站不远的那家餐馆,吃到了一半好像是有谁的女朋友带人来了。

你知道的,我对这些不关心,反正你又没在场。再说当时我和爱德华他们几个聊得正开心,根本没怎么注意。

倒是要离开时,好像是有人问我要不要一起喝咖啡。可你男人我是谁啊?天都快要黑了,还一起喝咖啡?”

关平安再也绷不住,语气幽幽地来了一句,“是呀,天黑了可不正好一起喝咖啡,哎呀呀,咖啡倒身上了,你懂的。”

不!

不懂!

“像那种货色,你男人我可见多了,不然你男人我怎么能为你守身如玉对吧?真当我饥不择食?

当时我就没搭理直接拽过爱德华离开了。有些人就根本不知所谓,你越搭理,反而还会越来劲儿。

其实对付那种人,无视就是最好的态度。再缠上来?那就根本无须客气,直接一脚踹过去就对了。”

哟~

挺有经验的嘛。

“爱德华当时还笑话我怕你,我就直说是怕你不高兴。那大嘴巴肯定是当成趣事回去跟爱丽丝说了。”

可不是嘛,不过不是爱丽丝说的。关平安摇了摇头,“是莫莉说的,她说你在学校也非常受欢迎。”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二章

谢临安给两个小家伙当了义父,逗留了许久,终于也不得不在抓周礼之后返回了西海,走之前和戚慕染没谈拢。

“既然认了义父,曦儿自然就是我西海的公主,初明也自然是我西海名正言顺的太子。”

戚慕染冷笑连连:“这算什么名正言顺。”

儿子女儿都是他的,和西海有什么关系,就算要继承,继承的也该是他的王位。

曦儿该是郡主,初明该是王爷。

最后没谈好,谢临安只能先行回西海,但戚慕染心里清楚,他的盘算可还没停呢。

当晚,戚慕染就缠上了徐抒,各种手段都使了,徐抒伏在床案,有气无力的瞥了他一眼:“到底怎么了?”

这人心思越发难测,她都快要摸不准了。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觉得戚慕染如海一样的心思可比她这锅火锅难测的多。

“曦儿和初明是我们的孩子。”

徐抒眨眼:“这是自然?”

难道这人还怀疑起儿子女儿是不是亲生的来了?

戚慕染撩着她的头发,一下一下的打着卷儿:“既然如此,自然不能被谢临安带回西海做公主太子。”

徐抒猛的坐起来,被子从她肩头滑落,露出雪一样的肌肤。

没注意到戚慕染一暗到底的神色,她果断的道:“我不想自己的儿子当皇帝!”

自然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困在那深宫之中。

戚慕染悬着的心放了一半下来,摩挲着她的手:“自然,但一切还要看儿子喜欢。”

徐抒侧头看着他:“你不是一向那小子那小子的叫吗?”

叫女儿就是宝贝女儿,叫儿子就是那小子、臭小子,双标极了。

戚慕染:“咳咳。”

(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第三章

突然的声响,Tina猛然往后一转身,看见他收回手,怒气冲冲地往她这边来。

她不禁退后,“你要做什么?”

“我只是让你给念穆打个电话,把手机给我!”陈毅伸出手,跟她去要。

Tina害怕了,担心自己要真的不顺着他的意思,他可能会动手。

颤颤巍巍的,她从包包里掏出自己的手机。

看见手机的瞬间,陈毅的眼睛发亮,想要拿过去给念穆打电话的瞬间,他却被一道力给压在墙壁上,动弹不得。

“谁啊!”陈毅的目光从Tina身上挪开,只见到一个比自己高一个个头的男人压着他,他挥舞着手,想要挣开,但是男人力大无比,“你是谁?”

阿木尔一直跟着他到这里,自然是看得出来他在跟踪Tina。

本想等Tina回去后再找机会教训一下陈毅的,没想到他却对Tina动手了。

想到念穆跟Tina的关系好像还不错,他只好提前出手。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再骚扰别人,我就人让你后悔一辈子!”在Tina面前,阿木尔没有办法动手,所以只能给予警告。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骚扰别人了?”陈毅感觉身上的力度更大,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不但是她,还有念穆,你再骚扰她,我肯定不会放过你。”阿木尔警告过后,松开手,没等陈毅反应过来,他怒吼一声,“滚!”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壮实,力度也很大,陈毅知道自己斗不过,被推开的瞬间,连滚带牌的离开。

Tina看着他那个狼狈的样子,无奈摇头,朝着阿木尔投去一抹感激的目光,“谢谢你。”

“不客气。”阿木尔看了一眼窄巷,虽然有灯光,但是人烟稀少,他叮嘱道:“以后夜晚少走这种路。”

“哎呀,这里回家近,我也没想到会被这个人尾随,对了,你是……”Tina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阿木尔,觉得眼熟。

“一个路人。”阿木尔没有表示自己的身份,转过身准备离开,她若是记不起来也不在乎,这回尾随陈毅是为了警告他不要骚扰念穆,帮助Tina只是个意外。

Tina想起他提及念穆的名字,顿时有了记忆,绕到他的面前,欣喜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念教授的弟弟!”

阿木尔眉头皱了皱,在外人眼里,他只能是念穆的弟弟。

这个身份,真让他不爽。

“怎么了?”Tina细心注意到他眼中的不悦。

“没什么,时间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阿木尔说道。

“你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念教授吗?”Tina好像没听到他的劝说一样,反而是关心着他吃过晚饭没有。

“嗯,她说最近被一个男人骚扰了,我就去看看到底是谁,恰巧碰见了。”阿木尔没有做太多的解释。

“原来是这样,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都不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Tina一边跟着他的步伐,一边道谢。

“这不是什么大事,你回去吧。”阿木尔没打算继续跟她聊。

Tina却好像没听到他说的话那样,直接询问道:“对了,你吃过饭了吗?”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