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个月前 (02-04)  未分类 |   抢沙发  0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一章

铁棒的体积别说是我手中的这把细刀了,就算是我,这武器都要比我大上许多,而现在这两把武器的对抗却让我很有信心。

强大力量的挥舞,让我们这两把武器转瞬即至,那铁棒碰到我这把冰炎刃的时候,那触碰的地方就像是触碰到了岩浆一样,开始融化消失。

那凶兽的力量强大,再加上触碰到我这武器的地方瞬间融化,这一场的拼杀随着一声落地的重响出现而停止了。

凶兽的铁棒距离我的胸前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本是带着尖刺的粗长铁棒,现在的前面已是少了一半,那被融化的平面上,除了有融化的形状痕迹之外,还有冰渣冻在那铁棒的上面。

捏紧了拳头,一拳朝着那铁棒上面轰击,瞬间铁块、冰渣溅射而开,冲击的到处都是。

这冰刃的蜕变着实超乎了我的想象,挥手间,冰刃朝着前面的凶兽划了过去,一抹血液顺着冰刃刀尖飞了出去,那凶兽的肚子直至一侧的脖颈上都充斥了一层的冰渣,向后倒了下去。

站在旁边的凶兽看到了这一幕,眼神中露出了些许的犹豫。瘦死的骆驼都比马大,我现在的身体状态就算看不到内部,在它们从表面上看来也可能会随时倒下去,但如今有着这把带着岩浆似温度的冰刃,就算我不用很大的力量,依然可以杀掉过来的敌人,那倒在地上的凶兽就是最好的证明。

如今的我坚持到了这个地步,也只能把坚持的原因算在这一身的肉体上面,前有龙凤血液能量的改变,后有魔气重铸打造的魔身,现在的身体比我想想中的要强大那么一些。

附近的不敢靠近,一阵阵的风声穿过,一把把长矛,一只只箭羽从四面八方射了过来。

手中的冰刃不断挥舞,这些近身的武器要么被刀刃所斩断,要么被这上面的炎热所融化,双手只需要不断的挥舞就把这些的东西打落了去。

在我这战斗的时候,脑海中那一根若有若无的线也随之抖了抖,对于这根线的感受也是越来越大,看样子我的帮手离我的距离近了很多。

这把冰刃的脱变,让他们现在的情况对于我来说也是不怎么能奈何的了我,不过透过众多的凶兽,朝着后面看去,那凶兽们的头领却抓着酒杯喝着酒,脸上并没有什么慌乱的样子,而那之前暗伤我的女人,此时她也在那头领的旁边站着,脸上的变化我也看不出什么她是什么心理,毕竟这系列的事情让我对善这个字有了更大的认识。

一根根武器从四面八方袭来,手中的冰刃不断挥舞也打碎着迎来的各种东西,就算对身子的消耗越来越大,但之前他那所刺伤我侧腹的伤势好了太多,那股无法控制的虚弱感觉已经消失的差不多,现在的状态感觉比之前还要好上那么一些。

脑海中的感觉越来越大,也就意味着她离我的距离越来越近,本以为就这样能坚持下去的时候,一股冰蓝色的光芒直接从我的眼前划过,鲜血带着疼痛随之而来。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二章

随着玄廷正式向下宣颁,张御成为廷执之事也被内外各洲宿的玄首镇守所知晓。所有玄尊都是明白,玄廷之上自此又是多了一位执掌权柄之人。

在上层潜修的大部分玄尊得知此事后,感慨之余,内心深处却也是服气的。

张御在覆灭上宸天那一战中的表现众人都是看在眼中,一人堵住两派侵攻,先后更是有四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修道人直接或间接败亡在他手中,此战可谓列功第一,这等修为,这般奇功,成为廷执也是理所当然。

虽然上层以真修居多,可他们也是最崇奉道法的一群人。在他们看来,你功行修为在这里,你对大道之理的领悟在我等之上,那么你所行所为自也是有道理的。

而各洲宿的镇守玄首则是思考更多,他们需要尽快了解这一位的喜好和倾向。下来玄廷之上的决议无疑会受到这位的影响,这也定然会涉及到未来各洲宿的走向。

玉京,盛日峰。

玉航道人看着玄廷送传下来宣谕,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当初他再发觉无法和张御相争之后主动退让,没有再去与张御较劲的意思,不然要是被这位记在心里,这位借着权柄在玄廷之上摆弄自己几下,那他也是绝对不会好受的。

成为了廷执,那就和他们这些镇守就不在一个层面之上了,说得夸大一些,他们这些算是一些比较重要的棋子,廷执便是天夏真正的下棋之人了。至于再往上去的执摄,因为并不干涉世间之事,所以对底下之人来说,反而没那么大影响。

他此刻想了想,唤来了一名亲信弟子,道:“东庭府洲的使者是不是前些时日来玉京了?”

那弟子对于玉京一切事宜都是了然于心,道:“东庭府洲想要调一二位大匠过去。只是天机院那里尚有许多关节不曾走通。”

玉航道人言道:“这事你去天工部走一趟,便说东庭隔绝中域百年,百废待兴,亟待支援,玉京为首府,也自当有所关照才是。”

那弟子想了想,应下道:“是,老师,弟子会办妥的。”

虽他不知张御胜任廷执之事,可对此事倒没觉得有什么意外,因为玉航经常做这等出手帮忙之举,他猜测老师可能是想给东庭那一位玄首卖个情面。

玉航与人相争从来都是在私底下的,而且就算要针对谁人,表面上也是和和气气的,看着没什么矛盾。故即便身为他的弟子,也从不知道自己老师和哪个同道交好,又和哪个同道其实是不对付的。

伊洛上洲,玄首高墨也是同时得知了张御升为廷执的消息,他心中忍不住大喜,精神变得十分振奋。

也怪不得他如此激动。如今玄修的数目虽然不少,可长久以来,上层力量却是极为欠缺。他当初和风道人也是在廷上列在末座,说话没什么份量。

而自从他被去了廷执之位,到了内层担任玄首,他就担心,风道人会不会与他一般,也是遭遇到同样的情形。

这种不安在上宸天被覆灭达到了顶峰,因为在他看来,当初玄法就是玄廷为了应对内外部的压力才一力扶持上来的。现在失去了一个大敌,那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掌心宠高H

廷上会不会改变态度?

好在张御又坐上廷执之位。有了这么一位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在廷上,玄修也就有了倚靠了。

他在殿内走了几圈后,便以训天道章寻到了风道人,道:“风道友,张道友升任廷执,实乃我辈之幸也。”

风道人则是道:“高道友,张道友方才与我谈了一席话,我觉得也当与道友说一番。”

“哦?”

高墨不由得郑重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从张御开辟训天道章,再到如今坐上廷执之位,他已是将张御视作玄法引路人,张御之言他自也是十分重视的。

风道人将张御方才与自己的那番对话对高墨重述了一番,并道:“我觉得张道友说得有道理,我辈所求若只是为玄法本身,那却也太过狭隘了一些,也是将自身限碍住了,那样玄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掌心宠高H

法迟早会走上与真法相类似的另一条路,可若放眼出去,不局限于一隅,那些玄法反得开阔。”

高墨听罢,沉思良久,最后感叹道:“张道友说得对,此才是我玄法存世之基,是我辈目光短浅了。”

他想了想,又问:“对了,不知张道友升任廷执之后,东庭府洲那里当由谁来承继?”

风道人道:“张道友举荐了万明道友,事情已经定下了。”

高墨顿时安心,他又有些可惜道:“若非施道友不喜出来做事,否则……”

风道人道:“那是以往了,方才我已是与施道友谈过了,外宿正好有一处镇守之地可得挪位,我待下一次廷议之时试着推举施道友前往镇守。”

高墨心下一动,道:“张道友那里……”

风道人摇头道:“我未与张道友说,他方才成廷执不久,这等事还由是我来提吧。”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第三章

藤蔓直垂而下,顺着巨树而上,直达洞顶。

回身是一个个自石像中复苏的人,四周的石壁开始一点点脱落,江离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冷,细看之下,眼皮之上已经凝了一层白霜。

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虎口的位置,那里没有伤口,却疼的厉害。那条蛇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一口,自己的灵魂似乎被撕咬下来一块。

苏曦背附双翼,拉着江离,一边躲避着曼幽藤的围追堵截,一边往洞顶掠去。

“醒醒,千万别睡。”苏曦低头看了看江离,见他的状态很不好。

“我说过很多次了,苏苏,能不能不要这么抱我,很丢人的。”江离有气无力道。

“丢个屁人。”苏曦都都要急哭了。

曼幽藤无穷无尽,苏曦就是想快也快不了,流火自双翼流出,挥挥洒洒而落,点燃整个洞穴。可是即便这样,曼幽藤依旧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

直到洞顶,曼幽藤已经死死的禁锢了这一方空间。

“该死。”苏曦抱着江离,火翎对着面前直接轰了上去。

苏曦伸手遮挡因爆炸而带来的粉尘,然而等烟尘散尽,曼幽藤已经再次铺满整个洞顶。

火焰中跃起几根木藤,趁着苏曦愣神的瞬间,直接缠上她的脚裸,将她从半空拽了下来。

江离见此,手腕一转,诛邪直接一挑,将木藤截断。

“呼。”

江离似乎用了很大力气,累的不行。

“曼幽藤生长的速度太快了。”苏曦喘着气道:“你怎么样?”

“我没事。”江离摇了摇头道:“你什么都不用管,我来。”

“你现在的身体受得了吗?”苏曦担忧道。

“没事,死不了。”江离咧了咧嘴道。

苏曦也知道,再这样耗下去,他们就要全部困死在这里等死。

那些自石像之中苏醒的人越来越多,渐渐聚集在一处,嘴里嚷嚷着他们听不懂的话。就看见他们对着不死树不停地跪拜,双手朝天,似乎在做着什么仪式。在看到江离二人时并没有愤怒的表情,反而是恐惧和敬畏。

四周是熊熊烈火焚烧,他们被圈在里面,瑟瑟发抖。这其中,江离还看见不少孩子,长着普遍的尖耳,瘦瘦小小的,被女人抱在怀里。

“等一下。”江离拦住苏曦道:“他们怎么办?”

俗话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那一个个瘦弱的样子让他的心还是咯噔一下。那被深埋在地下的不死族民,如今终于解脱。

“他们不会死的,反而是我们。”苏曦没好气的瞪了江离一眼道:“这里本就是人家的地盘,有心情担心他们,不如担心担心我们自己。”

江离苦笑。

苏曦最后瞪了他一眼道:“走了。”

凤翼张开,凤翎击退周围围上来的曼幽藤。

江离咬着牙,运起周身所有灵气,手中光球压缩再压缩,直到经脉生疼,对着洞顶,直接甩了出去。

光爆在整个空间炸起,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个空间都被点亮,所有曼幽藤像受了刺激一样,纷纷缩了回去。

“趁现在。”江离有些有气无力,说完便晕了过去。

“阿离!阿离!”苏曦晃了晃江离,发现他脸上的冰霜又厚了一层,可身上却没有任何寒意。

凤翼一展,直接掠进一道裂缝之中。

可刚要松口气,曼幽藤紧随其后的伸了进来。裂缝间的空隙不大,苏曦根本不敢耽搁,放下江离,转身又背上,一路往里跑。

裂缝有宽有窄,而且还七拐八拐,幸好没有分叉的路口。

“苏苏。”江离悠悠转醒,声音听上去极其虚弱。

“怎么样?”苏曦歪头道。

江离摇了摇头道:“死不了,先歇会。”

身后跟着的木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退去,苏曦扶着墙,喘了两口气,这才小心放下江离。

一件又一件的法衣被翻了出来,又一件又一件的裹在江离身上,苏曦眼里含着泪,一句话也没说。

“呵。”江离轻笑道:“我这被你包成球了。”

“要你管。”苏曦抹了下眼睛,依旧低着头,紧着江离身上的法衣。

“我没事。”江离安慰道。

“这叫没事?”苏曦气道。

“真没事。”江离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了,索性任由苏曦一通折腾。

沉下心,神识探入识海。

帝玺阴凉的气息散发着银灰色的光,看上去本是极为阴邪的物件却异常的空灵。与鸿蒙诀分庭抗礼,倒也异常和谐。龙珠四处游走,极不安分,只是见江离来了,凑过来绕着他转了几圈。

“娘,别闹。”江离挥了挥手道:“那是爹的东西吗?”

龙珠跳了跳,对着江离的脑袋就砸了一下,又晃了两下。

“行了,根本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江离头疼。

龙珠似乎很生气,又砸了他一下,转着圈蹦远了。

江离懒得理它,将鸿蒙诀抱在怀里,盘膝坐下运转功法。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790.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