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多夫同时上h;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

Related Post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一章

纵然不把袁宽视作威胁,石玄机也没有盲目出手。

他屡次针对沈妍,均是被许多意外耽搁了。

所以看到袁宽时,石玄机没有急于动手。

而后见袁宽避战,石玄机才将注意放在了沈妍身上。

杀了她,自己寝食才能安。

“还有谁能救你?”石玄机冷笑,力道仙法如崩山河,一指点向沈妍。

和阎虚子如鬼如魔的力道不同,石玄机举手投足都似霸蛮皇者。

力道在他手里,更像是上古圣皇巡狩天下的兵锋。

沈妍昂首直面力道仙法,一张秀脸上满是坚毅。

纵然面对石玄机无休止的压制,她也依然战意十足。

虽身为女子,沈妍却从未视柔弱为本性。

战便战!

凤雀啼鸣,沈妍目中有五彩光辉,那块九窍顽石迸发出了混沌不明之气,贯入沈妍力道核心法之中。

她竟是想以天上仙之身战云仙!

势如托天,沈妍大叱,秀手不避不退,迎向了石玄机那霸蛮力道。

沈妍背后有荒龟吼天虚相,这是力道贯通到自身现今极致的表象。

每个力道天上仙的虚相都不同。

沈妍曾斩杀白域极西之地一头上古荒龟血脉异种,铸就了不败山极难修成的力道核心法。

力道【撑天】!

这一门核心法一直藏于高阁,直到沈妍将它翻出,瞬间大放光辉。

如此天赋,更令石玄机忌惮。

荒龟四脚踏地,肩扛倾覆之天。

力如撑天之柱,补天之不足。

沈妍面目冷然,额带束发,荒龟随之睥睨怒吼,与力道仙法相撞。

石玄机手上仙元崩散,力道仙法竟然被沈妍一拳轰散了。

以凡人之躯力扛仙法,沈妍堪称大荒第一人。

以前或许存在这样的人,但在近古之中,沈妍确实是头一个。

“不愧是撑天之法!”石玄机眼中杀意不消:“竟被你一个女子修成了!”

核心法【撑天】在不败山放了那么久,石玄机也试过,可惜不得要领,只能换了另一门真传。

如今得见撑天之威,石玄机知晓,一旦让沈妍踏入六转,到时威胁更大。

一击不成,石玄机倒不急迫。

今日,谁都救不了沈妍!

力道仙法,力道天数,力道杀招。

三者齐贯而出。

石玄机面上冰寒,沈妍在他眼中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天上一个灰点忽然放大,朝着这里疯狂坠落。

其声势之大,摩擦得当空出现轰然之声,一股似跨越远古而来的恶意刹那笼罩在众人上空。

石玄机抬头,却见那灰点须臾而坠,依稀能够看清是具石棺。

又是变数。

石玄机不管不顾,依旧奔取沈妍的性命。

然而那具石棺恰巧挡在了沈妍前方。

寻常六转都不敢挡的仙招天数落在石棺上,却连半点石屑都没有震落,只震开了棺盖一角。

棺中一股黑气溢散,石玄机心中大震。

这是…九幽之气!

大荒是活人的居所,九幽是死人的去处。

石玄机听闻过九幽之恶,一双眸子满是警惕。

黑气中,一双手扒开棺盖,随后一个白色的身影渐渐从中爬了出来。

遍身白骨,腹如蝇虫,周身黑蝇环绕,仿佛九幽中爬出的祸害。

在旁看着热闹的柳寻双眼微眯,没想到又看到了林怀。

看样子,林怀似乎和以前大为不同了。

林怀此时依旧是白骨蝇身模样,但那一身白骨披如斗笠,比之云仙气势都要强大。

环绕在周身的黑蝇也绝非凡种,连柳寻都不曾见过。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二章

这一晚云九月没有训练,01号则自己去一旁琢磨更优良的训练方案。

今晚云九月精神倒是不错,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却没想到自己的光脑被紧急消息触发了鸣笛模式。

云九月再次确认时间是早上七点,以及光脑没出故障,紧急未读消息就是三条,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结果一打开全是安抚师协会发来的。

“这搞得是什么鬼,大早上扰人清闲?”

云九月有些不满地嘀咕了一句,但还是一条条消息看过去。

很明显这些消息都不是由同一个人发过来的,但他们的语气让自己很不舒服。

【您的资质我们十分认可,但您并未到过我们这边登记过,登记了您才能得到更合理的资源分配,望您尽快到达协会中心。】

搁这儿给自己发慈善来了?必须得登记了才能有出路是吧,野生安抚师无处容身?

我就不去你能咋滴。

云九月翻了个白眼,将消息删除干净,收拾一下就准备去上课了。

远古系本来就落下别的专业很多天了,本来是因为要举办比赛所以往后推了几天,权当给学生放假了,又因为出了这种事情,所以一直到现在才开始上课。

直到云九月被楼商抱住哭了大半节课,其他学长学姐也都围在周围你说一句我说一句,云九月才发现花九赐不见人影。

“九月啊,你怎么那么冲动!你这是要吓死我了,哇哇哇——”楼商紧紧锁着云九月,弄得云九月有些呼吸不上来。

挣脱无果后叹口气云九月还是决定不动了,抽出右手摸了摸楼商的头发,说道:“这次被吓到了吧,没事,我这不是好好回来了吗,乖啊,别嗷了。”

一女多夫同时上h 第三章

【搏击俱乐部-塔外医院】

私人病房-2103室

全身打满石膏的韩东正躺在这里的病床上。

距「康复训练」已过去整整一周的时间。

大大小小的手术陆续完成,韩东以由危险期转为平稳阶段,再等几天就能正式出院。

这样严重的伤势正是来自于「康复训练」的后半段。

由于一拳命中西髓的头骨且造成破坏性的伤势。

虽说无首大哥连忙上前压制,但控制住脾气的西髓还是要求将康复训练继续下去……后续看似正常的训练,强度却大大提高。

越发疲倦的韩东一个不小心便落得这样的结局。

【0胜0平14败】

想要在俱乐部内获得首胜还真是遥遥无期。

……

这时,病房门由外开启。

韩东习惯性将屁股对向门口,以便护士小姐姐的贴心照顾。

结果,啪的一声!一巴掌轻轻落在韩东的屁股上。

“是我。”

“无首大哥,西髓教练!”

再次见到骷髅模样的西髓时,韩东下意识地挪动身体,既是被无首压制住……否则,这一动恐怕会撕裂伤口,又得在医院里多呆好几天。

“西髓主动跟我过来探望,他有些话想要和你说说。”

“好的……西髓教练请讲。”

“首先向你抱歉,那天的确是我下重手了。

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检查一下你的身体情况,看看「康复训练」的效果如何。”

说着,西髓的骨骼手指轻轻贴上韩东的颈椎。

立即有着一股冰冷的骨液贴着颈椎流下,蔓延全身。

说是查看韩东的情况。

实际上,这些来自于西髓的骨质精华能有效疗伤,尤其是骨骼上的伤势……还能补充骨髓干细胞,让全身骨骼焕发新生活力。

“嗯……你的康复状态很不错。

【接纳神性】往往需要一个相当漫长的过程来适应。

毕竟,任何生命体在见证真理后,都会对物质世界有着重新的理解,因真理概念的介入,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复杂。

只是,你的情况要比其它开门者更奇怪。”

“嗯?怎么说?”韩东连忙追问。

“你也知道,【真理之门】的样式与个体特性相关联,每个人所见到的真理之门是不同的。

因此,个体所窥探的真理,大多也关联着自身的特性。

一般情况下。

刚开门的个体,因真理对他们认知层面的提升,需要重新理解曾经习得的各种能力,甚至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某些以前的异能法术。

这被称作为「真理限制」。

一旦将真理概念与能力结合,突破限制,个体就能更高效、更深入、更全面地施展能力,这就是康复训练的必要性。

以上所述的真理限制,仅限于【能力】。

但你的表现,却涵盖到你的各项动作,甚至于走路、呼吸这样的基本动作都受到限制。

你在深渊里坠落了很长的时间吧?”

韩东稍作隐瞒,没有说出自己抵达深渊底部的情况,“按照引导者的说法,我的开门时间是常规值的十倍。”

“十倍?

难怪……我与无首当年也仅仅达到常规值的三倍而已。

看来在极深区域的真理,还包含着对基准物质的阐述。我与无首是挚友,这件事情我们不会乱说的。”

西髓很清楚这些问题属于韩东的隐私,他也不在多问。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