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完整版,大炕上的偷乱

Related Post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二章

她说这话的时候,隐隐感觉有些情绪激动,自己却好像都没有意识到。

颜雪把这一切看在眼中,心里明白,可能当初那个石冠渠在公司里莫名其妙地针对佟婧菲,时常对她冷嘲热讽,言语羞辱,背后的原因恐怕就是佟婧菲方才说的那一个。

“所以你的意思是,石冠渠对我们这个案子的死者,算是站到了便宜,所以皆大欢喜的那一类,还是占不到便宜恼羞成怒的那一类?”她开口问佟婧菲。

“这我怎么知道呢,我又没有全程盯着他们两个都干什么了。”佟婧菲表示自己不知情。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当天晚上你确定看到了石冠渠曾经出现在那个化妆舞会上,并且好死者相谈甚欢,对不对?”康戈又向佟婧菲进行确认。

佟婧菲点点头,表示自己的确表达的是这个意思。

“那倒是挺有意思的,那你是和石冠渠一起去的?不会认错了人吧?”

“不是,我是和我朋友,还有我朋友的朋友一起去的,到了那里之后,我才发现石冠渠也在那里,他还和我打了个招呼,但是我们两个没有怎么聊,毕竟关系没到那个份上。”佟婧菲好像很怕康戈不相信自己的话一样,又补充道,“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当天跟我一起去的朋友,问问他们有没有一个叫石冠渠的人和我们一起去。”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康戈打量着佟婧菲,包括她坐在梳妆台前的姿势,“你相信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是有鬼的?”

“我不信。”佟婧菲莫名其妙地看着康戈,似乎对于面前的这个警察会问自己这种问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这个世界上要是能有鬼,那鬼就可以直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这世界上就没有在外面逍遥的坏人,也没你们这些人什么事儿了啊!”

“看来你还是一个挺唯物的人,那咱们就从科学的角度上来探讨一个问题。”康戈对她的反应倒是并不意外,毕竟如果佟婧菲早就知道了那个石冠渠的死讯,她必然也不会再选择用石冠渠的指纹膜来做这件事,“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那么为什么案发现场会出现了一个已经死去很长时间的人的指纹呢?这个问题你能帮我们分析一下么?”

“这怎么可能!”佟婧菲愣了一下,表情不算丰富的脸上也有了一丝明显的错愕,之后她的眼睛里面更是流露出了些许的慌乱,“你们说谁死了?石冠渠?这怎么可能呢!

他要是死了,为什么他的指纹会留在那个房子里面?都别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鬼,就算有鬼的话,难道鬼还会留下指纹和脚印什么的么!摆明

文学

了是不可能的!”

“是啊,从我们的职业角度来说,我们也确实没有办法相信这种鬼去了现场还留下指纹的荒谬说法,只是现在这件事太不合理了,我们找不到一个合

文学

理的解释。”颜雪说。

“那、那说不定还有一种可能性,石冠渠根本就是装死的!说不定是因为他在外面惹了什么事,麻烦大了,所以就诈死,那天是化妆舞会,把自己画得花里胡哨,谁能看出来是人还是鬼,反正都是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谁也认不出谁!混进去还不容易么!”

佟婧菲越是慌乱,说起话来就越是没了章法,露出了破绽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谁也认不出谁来?那你怎么还能那么确定对方就是石冠渠呢?”颜雪趁机问。

“这有什么!他就算是化成灰我都认得!”佟婧菲下意识脱口而出。

“哦?前面你不是说跟他没有那么深的交集,所以没有那么熟么?对于一个没有那么熟的人,你也可以做到‘化成灰都认得’的那种程度?”颜雪不给佟婧菲留喘息的机会。

“可、可是你们不是说现场找到了不少石冠渠的指纹么?一个死了的人不可能留指纹啊!”

“死了的人确实是不可能留下那样的指纹,但是有一样东西,是可以让当事人都不出现在现场,仍旧能够把指纹留在那边的。”康戈一边说一边观察着佟婧菲的反应。

佟婧菲看起来更紧张了,只不过她的脸应该是折腾过太多遍,看起来倒是蛮好看的,只可惜过于僵硬,没什么事的时候大概也就比一般人显得有那么一点不自然,现在她在已经有些紧张慌乱的时候,那张细节上过于平静木然的脸就看起来非常怪异了。

“有一种东西叫做指纹膜,这个你应该是并不陌生,或者应该说是很熟悉的吧?”颜雪一边用强势且带着几分压迫性的语气语调问,一边向前挪了一步。

佟婧菲下意识向后躲了一下,身体更是向她自己的右侧赶忙挪了一下。

康戈看着她的这个动作,事先越过佟婧菲肩头,落在了那个被丝巾盖住的亚克力抽屉柜上,很显然,她是在下意识的想要挡住方才颜雪提到的,让她感到心虚的东西。

康戈看了看那个亚克力抽屉柜,微微笑了笑,他的笑容并不是非常的明显,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佟婧菲还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她有些慌张地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抽屉柜,又转过来,看那紧张劲儿,只差没有扑过去抱住抽屉柜了。

“怎么样?是不是聊到你熟悉的话题了?”康戈一副饶有兴致的模样,“正好,我还挺想从技术层面跟你探讨一下的,你是怎么做到把指纹拓得那么清楚的呢?是熟能生巧呢,还是的确有点什么别人没有掌握的小技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听不懂。”佟婧菲更加慌张了,说话的时候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听不懂啊?那没关系,咱们聊点别的也是一样的!”康戈表现得可以说是从善如流,立刻就转移了话题,“那咱们就聊一聊你做这件事的动机怎么样?”

“什么动机不动机的,你们别总说让我听不懂的话。”佟婧菲这会儿已经不敢看康戈的眼睛了,眼皮垂下去,仔细看的话不难发现,她正在瑟瑟发抖。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 第三章

弗利萨看着冲向自己的两人,嘴唇微微蠕动:“就凭你们两个的战斗力,还不够让我动真格的!”

接着,便直接在手上凝聚出了紫红色的气功波,打向了两人,悟空还好,能够接住弗利萨的随手攻击,可是贝吉塔却是直接收了不轻的伤。

贝吉塔骂道:“可恶!陈孤和卡卡罗特两个家伙学的什么招数,明明基础战力比自己高的不过一两百万,可是却能增长十倍战斗力,可恶!我竟然都插不上手!”

骂着骂着,贝吉塔继续冲向弗利萨,正在和悟空肉搏战的弗利萨看着远处来的贝吉塔,直接用出‘死亡光束’打在了贝吉塔的胸口。

“可恶!又是这招,我竟然连躲都躲不过!可恶!”说着,贝吉塔便失去了意识。

陈孤看着昏迷的重人,便直接运起‘舞空术’,想要飞到众人身边,给他们吃下仙豆。可是陈孤刚动身,弗利萨便直接一个气功波发射到了陈孤的身上,陈孤只能抵挡弗利萨的招数。

陈孤看向弗利萨:“他们既然不是你的对手,你又何必对他们出手呢?”

“陈孤先生,你给我的惊讶太多,让我很不开心。所以,凡是让你不愉快的事情,我都要做一做。”弗利萨邪笑道。

“你!可恶!”陈孤喝道。

“咯咯~陈孤先生原来也会生气啊,看来这些人对你很重要啊!”弗利萨眯着眼睛看着地上受伤的众人,说完后便再次向着地上重伤昏迷过去的众人释放‘死亡光束’。

“你敢!”陈孤怒道,直接飞身而上,冲向弗利萨。

“不要!”悟空也是大喊,直接调动全身的‘气’向着弗利萨打去。

弗利萨看着冲来的两人,嘴角露出仿佛计划得逞的笑容,接着直接将‘死亡光束’打在了悟空和陈孤的身上。陈孤骂道:“考!耍我?”

接着,陈孤直接将‘气’覆盖在双臂上,挡在了胸前。可是陈孤刚缓过来,迎面而来的便是无数道‘死亡光束’。陈孤一个猝不及防,直接被打得倒飞了出去,砸在了一个巨石里,一时拔不出来。

“师兄!”悟空大喊一声,便继续和弗利萨进行肉搏战。

另一边,内鲁看向比克:“现在只要这么做,才有机会赢!这是我的选择!”

这个时候的比克才理解到之前陈孤和自己说的那句“他或许没有选择”是什么意思,最终,比克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我懂了!”

内鲁见比克不再坚持,露出了解放的笑容,便直接释放出身上的‘气’。只见比克将手放在了内鲁的胸口,一股纯净的‘气’涌进了比克的身体。

比克感觉到自己的内心和身体仿佛变的更加完整了,仿佛之前的自己并不完整一般。随后这种感觉便消失了,仿佛刚刚的只是错局。

就在内鲁献出自己的那一刻,遥远的一颗都是娜美克星人的星球上,大长老缓缓地叹了一口气:“内鲁,你还是这么做了!”

随着内鲁的‘气’完全消失,比克身上的‘气’瞬间从50w直接暴涨100w…500w…1000w…2000w…5000w。最后,一直到5000w的强度才停了下来。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