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合集第一部: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Related Post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一章

众人在新昌坊的司马九府邸中把酒言欢,坐等王憨儿的第二场饭菜,冬至宴的气氛越来越热烈。

司马九陪着李建成等人继续饮酒,徐世勣、尉迟恭和李密等人原本对李建成颇有提防,可随着越加深入的了解,他们惊奇的发现李建成爽朗干脆,丝毫没有其弟李世民深沉的心机。

司马若华见到归来的李建成,一颗芳心早就砰砰跳得厉害,她虽没有单独与李建成说话,眉眼交流间,情愫之意溢于言表。

纳兰灵云知道两人的情愫,见司马若华扭捏,暗暗为她加油。

酒桌上,司马九频频举杯。他知道历史上秦叔宝是为何等人,故而频频引有些拘束的秦叔宝说话。

秦叔宝话语不多,饮酒则是干脆,看起来,酒性与尉迟恭有几分相似,当然,聊到后面,他们才知道对方擅长用锏。

上次,司马九伙同……额邀请尉迟恭等人劫刑部红枫庄监狱,几乎人人都有收获,只有尉迟恭空手而归。

司马九过意不去,不想亏待了尉迟恭,遂委托柳媚娘寻找好锏。

今日,柳媚娘来司马九府邸时,便带来了一双锏,号称是由西域陨铁打造的神兵利器。

“两位兄长,小弟新得一对玄铁锏,不妨为小弟鉴赏一番。”司马九拿出双锏于尉迟恭和秦叔宝身前。

尉迟恭拿起一柄锏,在手中掂了掂分量,不禁露出满意的神色。“单锏重量约七十几斤,制作精致,材质倒是看不出来。”

史书记载,秦叔宝的双锏重一百三十斤,古今所说的斤不同,算起来,一柄锏也要有五十斤,与司马九的这对锏重量差不多。

“此锏必是出自名匠之手。”秦叔宝观看一番后,露出赞赏之色。

“哈哈,尉迟大哥,这对锏是你的了。”司马九看向尉迟恭。

尉迟恭道:“这怎么好意思,不太好吧。”

“你我兄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若不满意,那我就再找更好的给你。”司马九做出要收回锏的动作。

“九弟送的东西,我怎能有拒绝之理。”尉迟恭连忙收起双锏,生怕司马九收回双锏。

“哈哈哈哈!”

尉迟恭的动作,引得在场众人一阵哄笑。

此时,李建成等人也已经酒足饭饱。

司马九见众人围在院落中,互相攀谈,兴致甚浓,遂想要邀请在场人以武起兴,起哄道:“怎么样?尉迟大哥,可有兴趣展示一番,令我等开开眼界。”

“好!”尉迟恭尤为果断。

平日里,尉迟恭没有趁手的兵器,动起手来,不够尽兴。

今日,却不同,他得到了一双趁手的玄铁锏。

尉迟敬德双锏挥开,他北齐勋贵人家,锏法森严,攻防兼备,此种功夫,尤为适合马战。

玄铁锏乃是钝器,无论身披甲胄多厚,只要被锏击中,内伤是少不了的,甚至,有可能经脉断裂。

尉迟恭双锏舞到酣畅之时,怪叫一声“呀”字。

霎时,玄铁锏宛若黑龙一般砸向院中的一块巨石,石块“砰”的一声四分五裂开来,溅的地上都是碎石。

众人看见尉迟敬德的武功,都是鼓掌喝彩,就连独孤盛丽都微微点头,诸葛灵巧的手掌拍的最厉害,她觉得在司马九家与这么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好玩极了,年后,她也想在大兴城九哥哥家玩,不想与爷爷赶回益州。

“好功夫,尉迟兄这手锏法,深得锏术精髓,挑、砸、抹、刺都极具威力,叔宝自愧弗如。”秦叔宝看见尉迟敬德这一砸,忍不住高声叫好。

“叔宝,也露一手。”冯立见他谦逊,哪里肯放过,也要秦叔宝舞一通双锏。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二章

李战天最终还是决定去赴约,至于其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来,他的确被这块金属牌的材质,以及几乎不可能属于这个时代的工艺,给彻底震惊到了。

所以,他想去证实一下自己的推断到底对不对。

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这个约自己出来的人太过神秘,其身份到底是怎样的,自己根本一无所知。

李战天想去见一见,看看对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出于这样两点考虑,当夜深人静之时,李战天悄悄离开了大营,一路向西南的小树林而去。

不过,如今有两路楚军的人马注视着己方营区的一举一动。

因此,李战天并没有大摇大摆地离开,而是换上了一套普通士兵的装束。

由于夜空中只有一弯如银色镰刀般的孤月,没有星辰闪烁,天光显得很暗淡。

李战天避开对方巡逻哨的侦查后,几个闪身便隐入了茫茫暮色里。

下一刻,他便如一头敏捷的豹子一般在夜幕下不停地穿梭。

没过多久,便来到了对方约定的地点。

而此时,距离子时已经非常的接近了。

说句实话,对于这个会面地点,李战天自问并不满意。

营帐西南角三十里的地方,恰好是一处地形复杂的树林。

虽然这片林地的树木算不上太浓密,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如果遭遇对方埋伏的话,将会非常难以应对。

不过,对方已然将地点定在了这里,只要自己答应赴约,那么就不可避免地要踏足这个地方。

李战天一向喜欢将命运掌控在自己的手里,因此,很不喜欢这样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

不过,为了弄清楚那两个问题,他还是强忍着内心的不快,孤身一人赴了这个夜半之约。

此刻的他,静静地背靠在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之下。

这棵大树,约莫一人合抱那么粗,高度的话应该在十多米那个样子。

之所以选择这么一个地方立足,其实这是他多年来特战经验使然。

在这样的地势,如果对方突然发动袭击,那么,孤身一人的情况下,自己一定要率先找到可以躲避的掩体。

而在这里,大树便是最天然的掩体,背靠着大树,至少自己的后背是可以无碍的。

那样的情形下,即便遇袭,活下来的几率将会增加不少。

其实,在来这里之前,李战天曾经想过跟卢毅说一下这件事。

那样的话,可以让他带着些兄弟在暗处掩护自己。

不过,一想到己方的动向都在两路楚军的监视之下,李战天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当然,除了这一点原因之外,李战天也不想让这件事搞得人尽皆知。

毕竟,对方既然挑了这么远的地方来见面,相必也有这样的考虑。

然而,李战天的心里也很清楚,这天底下绝对没有免费的午餐。

对方既然提出了帮助自己,如果所言是假的话,那么,这次会面就是一个圈套。

约自己到这样的地方,只有一个目的,那便是要对自己不利。

当然,即便对方是出于某种考虑,真的想助自己成事,那对方必定会开出条件来。

杂乱合集第一部 第三章

1849年的夏天不知不觉就已经过去了一大半,这一年相对于过去来说并没有太多不同,哪怕是1848年发生了震惊欧洲的革命运动,差一点颠覆了欧洲的传统秩序。但是随着匈牙利革命烈火的熄灭,一切似乎又恢复到了最初的状态,贵族们又开始了醉生梦死的日子,贫民们又要累死累活看不到一丁点希望,仿佛一切都没有改变,依然是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回顾这一年,李骁倒是颇多感慨,他从一个一穷二白身无余财的穷光蛋杂种大公变成了腰缠万贯坐拥五万农奴的大财主。现在就算他躺下来混吃等死什么都不做,混完这辈子都是舒舒服服,甚至他的儿子孙子都不用他操心,他名下的财产三代之内是绝对挥霍不完的。

如果是以前那个小富即安的他,恐怕就真的开始混吃等死了,但经历过这跌宕起伏的一年之后,他已经不甘于平淡,甚至对这个时代所谓的牛人产生了一丝鄙视情绪。

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都是一个脑袋两只手两只脚,不同的是大家的起点不一样。以前的他不说处于社会最底层那也是社畜一类,累死累活也是为人作嫁。

而现在他一跃登上了金字塔的顶层,有能力规划一条完全不一样的人生了,不客气地说他也具备了执掌他人生死的能力。这样的能力让他觉得很爽,

文学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权力这东西确实会上瘾,当你习惯了一呼百应之后,你就永远回不到过去了。

当然让李骁回到过去他也不想回去了,如果说刚穿越在冬宫门口站岗的那会儿他还有想法回到穿越前,他怀念电脑游戏怀念汽车高铁,而现在请他回去他都不想回去了。

这个时代固然很糟,但他在这个时代更重要,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显得更重要,哪怕是在一个很糟糕的时代也无所谓。

站在多瑙河边,看着这条一点都不蓝,一点儿都不波澜壮阔的小河,李骁满脑子想的都是今后的路将怎么走。

亚历山大公爵已经向他透底了,尼古拉一世并不希望他这个讨厌的侄儿这么快回到国内,对他尼古拉一世的态度已经是眼不见心不烦,那位过分自信而且已经充分膨胀的沙皇真不希望有个糟心的人在面前晃荡。

不能返回圣彼得堡对李骁来说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本来他就不太想回去,固然圣彼得堡比布加勒斯特繁华,但那些繁华并不属于他,在那座城市他更像个格格不入的陌生人。他讨厌冬天圣彼得堡的长夜讨厌夏天圣彼得堡的漫漫白昼,这座城市的节奏总跟他相差甚远,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

相反纬度更低的布加勒斯特四季分明更像他熟悉的地方,在这里有无人管辖的自由,有巨额的石油财富,还有更高人一等的地位,他吃撑了才怀念圣彼得堡!

不光是李骁不想走,维什尼亚克、鲍里斯也不想走,后者喜欢布加勒斯特的理由跟他相似,在这里他们确实更加重要更加爽。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