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Related Post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一个月后。

“季娆,有人找。”

课间休息的时候,季娆正趴在课桌上睡觉,被一个女生推了下,睁开睡意朦胧的眸子,声音轻软的有些迷糊,“谁找我?”

“我也不认识,是个看上去很时髦的老太太。”

季娆眉心微蹙,清醒了几分,起身走出教室。

“季小姐,我们老夫人想见见你。”

季娆看着站在走廊里衣着精致,举止端庄的女人,看上去五十岁左右,看着她的视线带着几分审视。

“你们老夫人?”季娆面带疑色。

她确定不认识什么达官贵人,因为家里穷,父亲和弟弟又是不上进的,所以这些年亲戚都不跟他们来往了。

“老夫人过来是因为大少爷的事。”

大少爷?

季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说的人是厉昱修。

季娆坐进宽敞奢华的豪车里,心里说不紧张是假的,但她没表现出来,大大方方地跟厉老夫人打招呼,“您好”

厉老夫人审视着她:“你应该知道我找你是为了什么吧?”

季娆点点头,“猜到一些。”

“看你也是个聪明的,所以,我们就长话短说,你离开昱修,虽然他转学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小地方,但也只是暂时的,不会一辈子都耗在这里,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我们厉的门。”

“我知道,您放心,我不会耽误他的前程。”季娆立刻说道。

厉老夫人正准备拿支票的手一顿,审视着她。

文学

季娆大大方方迎着她的视线,“您还有别的事吗?没有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好。”厉老夫人还是把支票拿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支票我早就准备好了,我知道你家境困难,这笔钱足够改善你们家生活,让你顺利完成学业,出国留学都绰绰有余。”

江蓠扫了一眼递到里面钱的支票。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我以为什么事是,你想要神仙水,我给你三瓶就是了。”

兰苍随口问道。

他几乎垄断了盐边的神仙水的供应。

尤其是过了今晚,等到他统一了盐边的黑势力,建立当地的冥市,他还可以向上头索取更多的神仙水。

他还要将神仙水的买卖扩散开,从中部妖盟,再到西南妖盟、东北妖盟、西北妖盟乃至华国之外。

兰苍正打着如意算盘,哪知道楚楚想了想说道。

“我想要一百……五十份。”

“行……慢着,你要五十份?”

兰苍嘴角肌肉抖了抖。

“你要那么多神仙水干什么?”

他狐疑着盯着楚楚。

楚楚觉醒后,妖力有所进步,可只是一般意义上的进步。

她的实力,也就比大妖强一些,距离妖将还有一些距离。

这种修为,喝一份神仙水,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能彻底消耗光。

伍十份神仙水,那已经是相当于她半年左右的用量了。

此前,楚楚也从未要过那么大分量的神仙水。

现在的神仙水的质量虽然比以前稳定,副作用也不明显,可那终归是神仙水,上头可是说明了,不能妄用。

“我想要冲击妖将。你应该也知道,辛霖和那个讨厌的凌月也到了盐边。我上次,遇到了她们,险些吃了大亏。”

楚楚假装镇定。

“你不要去惹她们,那个凌月,很可能是妖王之女,她看着很弱,可那个辛霖却有些棘手。况且,她们都在训练基地,你不要乱来。”

兰苍当然知道楚楚和凌月的过节。

凌北溟已经死了,没什么危险,可那个辛霖……

“我听说了,那个辛霖居然是宁家的人。”

楚楚不屑道。

旁人怕宁家,她可不怕。

“你是不知道宁家的厉害,宁家的那个老头非常难对付,妖王级别都未必是他对手。”

兰苍警告道。

“所以,我更要突破到妖将,免得下次再遇到,我吃大亏。毕竟,你和须乐也不能一直在我身旁,我总得学会自保。”

楚楚说着,满脸期盼,望着兰苍。

“五十份,是不可能的。那得值多少钱,上头每天给我的神仙水的份量也不过三十份,我给你三十份,已经是极限了。”

兰苍想了想,说道。

“那怎么够,如果你不答应我,我就不理须乐了。你应该也知道,他对我有多痴迷。”

楚楚咬咬牙。

“你别乱来。眼下组

文学

织正想法子控制中部妖盟,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要是和须乐闹僵了,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兰苍一听,急忙道。

“那就五十份,一份都不能少。”

楚楚半点不松口。

“楚楚?”

那边,须乐已经结束了对话,走了过来。

楚楚却是拉长着脸,也不理会他。

“楚楚,别闹了,五十份就五十份,我拿给你。”

兰苍揉揉眉心,对这个妹妹,他实在没什么法子。

他今晚准备了不少的神仙水,目的是为了消灭薄情时,以防万一,收买人心。

楚楚这一拿,拿走了三分之一,兰苍不免肉疼。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布娃娃?”

楚君铭好看的眉峰挑起一丝疑惑。

见跑在前面的楚公举回过头来瞪着墨子睿。

他又笑了一声,对她说,“甜甜,看好路,小心摔倒。”

楚公举噘了噘嘴,很有骨气的继续往前跑,硬是没有跟墨子睿说话。

墨子睿垂了垂眸,俊美的脸上浮起浅浅地笑,“是的,跟甜甜那个差不多。”

“带布娃娃去学样,是送人的吗?”

楚君铭随口问。

墨子睿对他的问题是有问必答,“嗯,送人的。”

楚甜的性子好倔强,每次生气都要至少半月才搭理他。

墨子睿等了这么些天,她还不理他,他觉得自己应该说到做到,把那些娃娃都送出去。

让她知道,他也很生气。

楚君铭把小公举送到学校门口,疼爱的摸了摸她的头,让她进去。

“爸爸,我晚上想吃你做的清蒸鱼。”

楚公举眨巴着大眼睛,软萌又可爱的样子,令楚君铭心头一阵柔软。

笑容不自觉地爬上英俊的眉宇,“好,晚上爸爸给你做。”

“爸爸,你真好,我爱你。”

甜甜说完,又看了一眼几步外的还等在校门口的墨子睿,小跑着超过他,去找走在前面的同学。

墨子睿没有叫住楚公举。

只是放慢了脚步走在后面,听着她和同学说说笑笑,一起进教室。

他抿了抿唇,上楼。

……

下午,课间。

楚公举咬着笔杆,一手撑腮的发呆。

前排的小胖子喊她两声,她都没听见。

直到小胖子拿着小字本在她眼前晃了两下,她才皱眉,茫然地抬眼看他。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