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用嘴帮我口,李老汉的性生生活

Related Post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

文学

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岳用嘴帮我口 第二章

李煜恶趣味的说了一句,也不管在座之人是否能理解。

吴数这次离开孝感跟着李煜行军,也就是为了求官。

江陵县令他是想都没想过,他以为自己的能力和眼力,能混个汉阳县令就不错了,若能被李煜看中纳入幕僚之中,那就更好了。

结果却听到这个消息,顿时像是中了奖一般喜形于色,连忙磕头谢恩。

“吴数,你可以要知道,这个位置原本是给张祖德的,他坚持不受,然后又向国主和仆推荐了你……”

张祖德闻听顿时眼皮一跳,刚要开口说话。

只听吴数立刻严肃道:“卑职并不认识张先生,张先生举荐显然是出于公心和对大王与国主的忠诚,至于任用吴某也是大王与国主的英明,吴某必然不负大王与国主的重托。”

说完冲着李煜和高从诲深深行了一礼,起身后才对张祖德略一拱手。

高从诲眉毛一挑,脸上显得饶有兴致。

张祖德也道:“古谚云,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臣和吴县尊并无交情,但跟在大王身边,对吴县令的所作所为也看在眼中记在心里,臣以为吴县令确是可用之才,这才冒昧推荐。”

“不错啊,这俩厮,都是人精啊。”李煜嘴角牵出一丝笑意。

随即高从诲笑道:“百步之内必有芳草,国主麾下也是人才济济。”

他方才故意对吴数说是张祖德举荐的他,为的就是看看一下吴数的心性。

或者说,就是考验一下吴数的情商。

县令是朝廷命官,录用任命,意从上出,这是每个官儿都必须时刻牢记的,至于举荐推举,也是常事,但举荐者都说自己是出于公心,受荐者也得表示自己不会承情。

这是古典官场必要的门面和细节。

当然,私下里大家相互结盟乃至结党都是再正常不过,但表面上还得是彼此毫不相干,如果能相互痛斥几句那就更妙了,前者不过是让皇帝和群臣假装表示一下钦佩,后者便是妥妥的青史留名套路。

李煜前世的时候曾认为是虚伪,但穿越后才逐渐明白,任何事情都要有个规矩,哪怕是形式上的规矩也好过没有规矩,这也是文明和野蛮的重要区别。

通过种种形式规矩,逐步形成完整的道德体系和善恶价值判断,虽然这些通常会沦为形式主义,但如果没有必要形式的话,那组织就永远不可能和文明挂上钩来,自然也谈不

文学

到进步,其道德水准和价值判断永远只能徘徊在弱肉强食的层次。

重视形式并不是反对弱肉强食,而是可以将做得更体面些,而体面对组织乃至王朝而言也是一种长久价值。

显然,吴数和张祖德都是华夏文官体系中的佼佼者,对这套潜规则熟烂于胸,两人的表现都堪称滴水不漏。

真正的智商情商双在线。

这样的手下用起来才放心,只要自己始终能够提供足够的利益,不愁他们不为自己卖命。

至于忠诚什么的,李煜认为这和笑话差不多。

固然一柜子二十四史上记载了太多的忠臣义士的事情,但相较于总统官僚数量则又显得少之又少。

华夏史官向来有秉笔直书的“毛病”,所谓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可同样的也有曲笔、隐笔。

远的不说,李煜穿越前作为“李煜”的粉丝,闲着的时候断断续续的看完了陆游的《南唐书》,当时深深的为李璟、李景遂、李景达三兄弟的敦厚情谊而深深感动,连皇位都能让,这不是大写的兄友弟恭么?

穿越来之后才发现,姑且不论李璟买通太医直接守在李昪病榻前,等老子咽气,随后一系列眼花缭乱的举动,打的两个弟弟措手不及。

这他妈的要是兄友弟恭,那希特勒简直就是人权天使了!

尤其是李景通即位后改名为李璟,其恶毒之处简直是在两兄弟的伤口上撒盐:一母所生,都叫景x,但只有一个景能为王!

文化人的恶毒可见一斑。

至于麦克米伦那句“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在前世几乎成为常识,作为穿越者,对此更是了然于胸。

事实上,李煜在穿越前心中倒是也曾想过,古人大概要比今人厚道的多也淳朴的多,忽悠起来会更方便。

只是现在才明白,如果真这么想,自己只怕会死的极脆,底层民众中淳朴天真之人是不少,但他有交集的这些达官显贵中就没有善茬子。

所以他的策略一直是结交盟友,而不是试图鼠躯一震,王霸之气四溢引来无数小弟,只能通过共同的利益来锁定自己的帮手,周宗、边镐、林仁肇、高从诲这些人都算是这个时代最聪明的人也是最理性的人。

李煜觉得自己还算运气不错,如果不是当日二哥李弘茂的一番苦心提点,拂开了他遮挡在他眼前的锦幔屏障的话,他都无法理解这个时代所特有的虚伪和恐怖。

李弘茂的话说的很隐晦,如果真的是对上历史上那个对政治生活不大关心,一心只想花天酒地的,真正是“养在深宫之中,长在妇人之手”的南唐后主,只怕不会有多大意义;但面对一个穿越者,这几乎是给他开了作弊用的金手指,让他彻底理解这个时代政治运行的本质,并且将前世所见的政治手段和技巧应用过来。

以上这些盟友,虽然随时可能背叛,但只要自己始终能保持足够的价值,那么彼此间的合作只会越来越紧密。

南唐只是偏安一隅的割据政权,面积不过七十六万平方公里,不到

忠诚是太过宝贵的情绪和资源,他从不奢求能够获得太多。

同样的他也不准备付出太多的情绪。

人的感情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前世他的老师曾这样教导他,那时候他并不明白这句话的背后的涵义。

现在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乃至生死一线之际,他才明白,自己的感情到底应该花在谁的身上。

如果有人开出更高的价码,李煜不介意反手把吴数和张祖德都卖了,反之,自己倒也不介意被他们卖。

李煜自信这个世道上没有人能开出比自己更高也更适合的价码,张祖德,吴数都是聪明人,都是理性人,当他们面对别人,比如说刘承祐乃至李璟的招揽时肯定是多方权衡利弊,不会为了一时的眼前利益,而轻举妄动。

毕竟五代十国不是唐朝末年天下大乱,秩序彻底崩溃的年代,那时候当然是要唯利是图,看到什么利益马上捞到手中,这样才能活下去,至于长远利益只能抛在脑后。

现在虽然整个华夏四分五裂,但由于各国基本都有了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的国祚,所以曾经完全消亡的秩序便又慢慢的回来。

这时有资格开出条件的人已经不多,南唐和后汉两强对立;西蜀、吴越、南汉完全不具备争霸天下的本钱,甚至因为各自的弱点过于明显,被灭只在早晚间,清源军、南平国就更不用提了。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三章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新书《开局签到御剑飞天》已签约,求收藏求推荐!

本书与新网站九天中文网签约,目前只能在扣扣阅读搜索到,有兴趣的小伙伴们可以支援一波,谢谢大家!

(本章完)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