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前 (02-06)  未分类 |   抢沙发  15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po18脸红心跳18 第一章

靥狼盟山寨。

往日里热闹非凡的山谷一去不复返,已然了无人烟的山寨内乱七八糟,看上去像是被洗劫了一般。

踏踏...

“倒是走的很快。”

一阵脚步声后,墨鸦和白凤走了进来。

看着被山寨内的情景,墨鸦并没有失望,而是露出笑容。

“人都跑光了,你好像并不惊讶?”

白凤问道,“而且,你怎么知道戴靥并没有身亡?”

“如果这里还有人存在,那我恐怕要失望了。”墨鸦微微一笑,解释道:“道理很简单,戴靥死了,剩下的山贼考虑并不是逃跑,而是争大当家位置。”

“原来如此。”

白凤绝顶聪明之人,自然一点就透,恍然道:“现在山寨空了,说明戴靥并没有死,山贼们看到连大当家都被杀的大败亏输,自然也跟着逃走了。”

“你倒不算笨。”

墨鸦调侃了一句。

“...”

白凤并没有接话,淡定的站在那里,脸上并没有表情。

“走吧!”

看到白凤并没有说话,墨鸦自顾自的纵身离开了山寨。

“他逃不了多远的。”

...

战国时期,韩国十分尴尬,不仅是诸国中实力最为底下,位置还是四战之地。

分别被魏国、齐国、楚国和秦国包围,自身的发展难有起色。

西南方向即是同为战国七雄的魏国。

一家酒肆之内,诺大的酒肆人声鼎沸,吵吵嚷嚷十分热闹。

在三楼的某座雅座中,一名衣着光鲜亮丽,似是商贾之客的中年人真正玩乐,旁边几名打扮暴露的女子正在坐陪。

“嘻嘻...大爷,快喝酒...”

“大爷真坏,只喝姐姐的,怎么不喝我的...”

“是啊,是啊...”

“大爷偏心...”

几名歌姬娇嗔不已,中年商贾笑着安抚,不过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笑容有些别扭。

“大当家倒是潇洒,老家都没了,还在寻欢作乐。”就在几人渐入佳境之时,突兀的,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嘎吱...

屋门猛然打开,两道身影不分先后的闪现出来。

“啊?你们是什么人?”

中年商贾脸色茫然,虽然演的不错,不过眼底里无法消散的惶恐,还是隐藏不住。

“好了,戴靥,何必再装下去?如果不是得到确实消息,我们会出现吗?”墨鸦摇头,看着对方还想蒙混过关的样子,冷笑道。

“哎!不知道你们再说什么?赶快出去,要不然我要叫官差去了。”中年商贾好似并不清楚什么情况,仍然嚷嚷道。

“你确定需要逼我出手?”

墨鸦蹙眉,好似一幅失去耐心的模样,声音也变得越加冷冽起来。

“出去,赶快出去!来人啊,来人...”

中年商贾还是不承认,站起来一副赶人模样,就在向前走了几步之时,他突然猛然向左侧的窗户撞了过去,速度极快,宛如闪电,一点不像是商贾之流。

唰!

“嘭!”

中年商贾虽然出其不意,但一旁的墨鸦好似早有所料,在对方闪身的一瞬间,就挡了过去。

以一招长拳直捣,逼退了想冲出去的中年商贾。

摇着头,墨鸦缓缓道:“戴靥

po18脸红心跳18,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你今天逃不掉的。”

“嗯哼!”

这一拳,戴靥并没有想到,所以吃了一点焖亏,体内真气沸腾,让他闷哼一声。

过了三个呼吸,他才缓了过来,目光投向挡在面前的墨鸦身上,带着一丝忌惮,“不知道是百鸟的那位朋友当面?”

“墨鸦!”

“白凤!”

‘是他们!’

听到两人的名字,戴靥目光一闪,内心更加沉重,也知道今天似乎有些在劫难逃了,不过身为一流高手且山寨之主,自然不是滥竽充数之辈,连忙收拾下心情,笑着拱手道:“久仰!久仰!”

po18脸红心跳18 第二章

方斗裹着剑光,身旁景物快速流逝,消失在荒野尽头。

从始至终,女妖王和广林真人,都没有出手强留。

“必有蹊跷,但也不是坏事!”

方斗拍了拍胸口,这次扯虎皮做大旗,亮出水火道袍,让着两位有所忌惮,才求得眼下一线生机。

无论广林真人和女妖王有什么交易,但方斗得救了。

“只可惜,又欠下一缕因果!”

方斗有些懊恼,这次来维扬郡,本想解决水火道袍的因果,没想适得其反,越欠越多。

“强求不得啊!”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数百里外,始终无人出现。

方斗松了口气,这下稳妥了,再绕几个圈子,就去和龙女汇合。

这丫头不长脑子,方斗很是担心,担心她祸害别人。

为求谨慎,方斗换了几幅面孔,在维扬郡绕了好几个大圈,最终才回到约定的运河地点。

“果然啊!”

方斗望着空荡荡的运河岸边,没有龙女的踪迹。

龙女又掉链子了,明明走的更早,但却没有及时来此与方斗汇合。

“应该是弄错地方了!”

方斗心里安慰自己,这孩子还没长大,应该算是幼龙,略微路痴也是正常的。

于是,方斗咬咬牙,开始沿着运河寻找。

“见过这个红衣少女吗?”

方斗拿着龙女画像,沿着运河边上寻找,一个村庄一个村庄找人询问。

“这不是龙菩萨吗?”

村民们纷纷给出答案,整齐划一。

“什么,她怎么成了菩萨,还是糟了释门的毒手?”

方斗心急如焚,“老乡,你给说说,怎么回事儿?”

于是,当地村民们,讲出龙女和方斗联手,修复河堤,弄来大批粮食,最终救下众多灾民的故事。

“这个故事我听过,但是龙女怎么成了菩萨,还有那个书生呢?”

救灾之时,方斗的马甲袁养正才是功臣,龙女就是跟在旁边的吉祥物,没有只有她出名啊!

方斗提出质疑,村民们感觉受到冒犯,“一看你就没见识!”

“龙女是天上菩萨下凡,才有强大的法力,凭空编出许多粮食,更是喝退百病疫鬼,所以这次灾情没死多少人!”

“至于那个书生,应该是跑腿的!”

方斗鼻孔喷出热气,明明我才是正主儿,怎么就成了跑腿的?

po18脸红心跳18,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老乡,大爷,你不明白,情况是这样的……”

方斗耐心解释,奈何对方不想听啊!

又有村民加入进来,驳斥这位老大爷,“你可别瞎说,那位书生可不得了,是龙女菩萨下凡历劫,选取的夫婿!”

“现如今,龙女菩萨已经带着他,回到龙宫享福!”

方斗惊得嘴巴快合不拢,结结巴巴解释,“不是,没这回事!”

“可是,我曾听说,这次的事情,乃是龙王招婿,特地设下的考验!”

“你听到的版本,也不是正版,我这个才是!”

方斗很快被挤出圈子,百姓们争得不可开交,吐沫星子四处飞溅。

“算了,什么有用的都问不出来!”

方斗转身就走,边走边翻白眼,民间传说就是这么来的,才过了几天,真相越穿越离谱。

po18脸红心跳18 第三章

“他先去重山剑院见了赫连重莲。然后去灵仰剑院见了霍桐,接着又去心间宗找了陈流云。”

长陵寒冬里的皇帝寝宫之中温暖如春,但那些红彤彤的炭火却始终无法驱散笼罩在这寝宫之中的死亡阴霾和腐败气息。

寒冷更容易让体弱的人患病,对于病重的人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但这种炭火带来的温暖的同时,却也更容易蒸干这殿内的水汽。

即便宫人时刻更换着药汤,让药气伴随着白色的水汽不断蒸腾在这殿内,但病榻上的老皇帝还是比以往更加容易咳嗽。

他的肺腑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结冰了一般,但他不断的咳嗽,却不能咳出冰渣,只能咳出一些黑色的淤血。

然而听着宫人不断回报的宫外传递而来的消息,老皇帝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些久违的和煦神色,就像是来年的春光提前落在了他的身上,刻入了他的皱纹里。

他的病榻前方不远处赐了座,坐着的是一名和他差不多年纪的老人。

这名老人叫做徐森,他曾是这座皇宫里的伴读,在老皇帝还是太子时,他是老皇帝的同窗,后来很多年后,他成了这座城里的重臣,又过了很多年,他和皇帝有很多意见不合,便告老还乡,之前,他已经十余年没有回到长陵。

此次他被请回长陵,再次回到皇帝的面前,他看着病榻上的皇帝,心中生出千般滋味,只是修心闲散了十余年,他随遇而安,皇帝算是告别么?抑或是想要交待什么?他也只是安静的坐着,侯着,不去猜测皇帝的心意。

“王惊梦去重山剑院见赫连重莲,是因为赫连重莲是边民,在长陵先前很多人看来,她都甚至不算是大秦的子民,她在长陵将来恐怕很受排挤。但王惊梦和她比剑,所表达的态度,便是既然长陵是海纳百川的大城,别说是来自边地的剑师,即便是别朝的修士定居长陵,只要有心归附,那亦然是秦人。如此态度,虽然未必能被全盘接受,但至少仅此一战,长陵对于那些边民的态度就会截然不同,而那些边地的民众,对长陵的态度也自然有些改观。边民虽然弱小,但依旧是大秦边境上最重要的一环。这些人的心之所向,甚至能够决定将来一些边郡的归属。”

“他去找灵仰剑院的霍桐,是要让人觉得,无论是关中的富贵门阀,还是别处的寒门子弟,无论是在修行之途,还是在今后的军功赏罚之中,都要秉承公平二字。这其实便是变法的根本。”

“他去找陈流云,是想帮陈流云破境。他是要让人看到陈流云这样能够在逆境中破茧而生的修行者,足够值得所有人的尊敬,他想要让长陵所有的年轻修行者明白,一时的胜负不算什么,关键在于,有没有跌倒后爬起的勇气。他想要让秦人拥有跌倒后,可以再次站起的勇气。而所有人,应该为这种勇气而骄傲,并非一时的胜负。”

病榻上的皇帝不断轻声咳嗽着,只是他的精神和心情却似乎要比之前数年任何时候都要好,他听着传递而来的讯息,眼中也有些异样的光彩,似乎这些事情都甚至让他想起了年轻时候,似乎他也年轻了起来,正在外面亲眼见证着这些画面。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894.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