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个月前 (02-06)  未分类 |   抢沙发  3 
文章评分 0 次,平均分 0.0

po18脸红心跳18 第一章

“傅子卫乃我去年入颍川结识的第一位俊杰,虽然只是个亭长,但在本地颇有名望,可不能慢待。”

第五伦离开魏地赶赴关中之际,刘秀也已率军离开昆阳城北上,抵达左队郡(颍川)襄城县(河南平顶山市襄城)。

他不同于其他绿林武装的严格军纪确实起了作用,听闻汉军至,投靠者络绎不绝。

而今日来投的,正是本地的一个小亭长,名叫傅俊。

“傅子卫和陈子昭却是同名。”朱祐一笑,看向紧随刘秀的高个持戟军官。

这陈俊乃是南阳西鄂县人,刘秀和朱祐在宛城举事失败南逃时,陈俊曾将刘秀堵在巷子里,差点缉捕,亏得刘秀一通嘴遁,让已经很久没收到朝廷俸禄的陈俊放了他一马。

等到更始称帝后,南阳诸县络绎归顺于汉兵,陈俊也一同降服,刘秀特地将他要到了军中,与之同衣食,十分喜爱,这大个子如今倒是成了刘秀的忠诚护卫。

“可不止同名。”刘秀笑道:“巧的是,我去年避吏至颍川时,路过傅俊管辖的亭中,差点被他当成贼给抓了。”

同样是不打不相识,误会解除后二人结交,此番刘秀率军至此,傅俊听说是刘文叔到,竟毫不犹豫,带着十几个亭一起归顺,让刘秀又得数百本地子弟为生力军。

傅俊给刘秀带来的礼物,还不止于此。

“文叔……刘将军,看我将谁抓了来?”

傅俊亭长将一个五花大绑的新朝官吏推攮上前,却见此人身体壮大,却被绳索缚得极紧。一般的新吏,若被汉兵擒获,少不得要稽首求饶,但此人竟是不卑不亢。

傅俊洋洋得意地报功:“此乃左队西部督邮掾,名叫冯异,字公孙。这位冯督邮从父城县来,赶了一天的路。至我邻近的亭舍组织亭卒欲守父城县,正好被我擒获,此人骁勇,力气好大,还伤了我好几个亭卒。”

“原来你就是冯异!”刘秀麾下校尉们顿时怒不可遏。

这冯异奉左队大尹之命,监护郡西五个,很擅长打仗,这段时日可让刘秀的军队吃了不少苦头。因为冯异守在父城县,害得刘秀的进攻迟迟无果,遂只能转攻襄城。

今日意外擒获,众人都义愤填膺,欲杀之而后快。

但刘秀发现,冯异却站立犹如一棵大树,只正视自己,哪怕生死攸关,语速却依然很慢。

“久闻刘伯升兄弟之名,但汝等偷袭,算什么豪杰?”

“就算不打攻城战,你我整兵战于郊野,我部众虽少,被擒获的,必是汝等!”

这下,更是人人都嚷嚷着要宰了冯异,唯独刘秀对冯异左看右看,心生喜爱,却哈哈大笑,一挥手。

“松绑,如冯公孙之言,放他归去!”

……

地皇四年四月初,刘秀攻略左队之际,第五伦也带着八百壮士,抵达了另一个大队:后队。

后队便是河内郡,时值孟夏,正是河内天气最舒服的时节,但第五伦却没功夫南瞻淇澳,观其绿竹纯茂,也没时间去看看朝歌殷墟之地,俯仰古今。

甚至在路过汲县时,都没机会去看看那位传说中制作了水排的水利专家,杜诗。

他麾下八百人,几乎是“骡马化部队”,驾驭着驴、骡、马匹,以车代步,速度很快。

毕竟王莽要求第五伦五月初一抵达京师,倘若迟了,阿莽乃性情中人,一怒之下,这兵权不给了,第五伦的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河内,相当于后世河南省在黄河以北的那一部分,按理说也应该算作“河北”。但从汉朝起,河内在行政划分上,就一直归属“司隶校尉”,跟河东、河南绑

po18脸红心跳18|韩国三级年轻小的胰子

一块,由中央直属,因为这儿的地理太重要了。

随行的冯衍又能评头论足显露本事了:“河内南控虎牢之险,北倚太行之固,黄河绕其南,真可谓表里山河,雄跨晋、卫,舟车都会,号称陆海。”

往南,河内隔着大河与洛阳相望,周武王由此渡河灭殷。

往西,有要道通往河东、上党,当初秦赵上党之战,秦军之所以能胜,正是因为夺取了河内,粮道比赵国还近。

往北,则深深插入魏地,乃魏之门户,真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这地势,若河内有一位强势的大尹,第五伦都要感到卧榻之侧有人酣睡,无法安寝了。

好在,与河内的殷富四冲相比,这儿的武备实在是虚弱得很。

“因为郡兵大多被王邑征调,跟随郡大尹去洛阳汇合了。”

第五伦心中了然,他听说王邑的大军已经离开了六尉,将出函谷关,除了关中强征的壮丁外,其余各郡也凑了点人数,最终可能会真如王莽期盼的,弄出个四十万大军来。

而如今留守河内的,是本地的副手,管军事的属正,可却非宿将,而是一位名儒老臣,名叫伏湛,名望倒是有,但打仗能有几分手段,就是个未知数了。

且看第五伦一路赶来,遇上休憩时却不忘老本行:画地图,冯衍也瞧见了,一看就知道不怀好意啊!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一旦乱世开始,河内,这片粗安之地,将是魏地势力最先吃下的一块肥肉!第五伦这一趟行军,也附带踩点。

因为有朝廷制诏,一路畅通无阻,四月上旬时,一行人便抵达了后队首府:怀县。

第五伦没有入城,甚至都没时间拜会本地管事的属正伏湛,但却有人主动找上门来,自称是窦融的朋友,请求拜见。

po18脸红心跳18 第二章

王翠翘玉臂舒展,以银钗击石,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泡在水中大小不一的顽石竟然真的变成了一款乐器般,敲出来的声音动听而有韵律,就连躲在远处的亲卫们都禁不住屏息静气,侧耳倾听起来。

徐晋自觉耳目一新,下意识地坐直了,这曲子的韵律明快而跳跃,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雀跃起来,最神奇的是,这乐声似乎能与这天上的明月,与这谷中的溪流相和,情景交融,当真是身心俱畅。。

这时,只见王翠翘一边敲击石头,一边珠唇轻启唱了起来,也不知唱的是什么方言,总之徐晋是听不懂,不过第一串音节唱出后,徐晋便立即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什么叫开口脆,什么叫天籁之音,这就是啊,用一句时髦的话来形容——耳朵都听怀孕了。

“我的个乖乖,五夫人的歌声简直不能太好听了。”赵大头那货抚着自己的大光头,一脸沉醉的表情。

闻声而来的小将刘显等人也是听得入了迷,一个个躲在远处的暗影里,跟呆头鹅似的。

徐晋此时算是听出些门道来,翘儿此时所唱的倒是有点像印地语,风格也有点像,只是由翘儿那金嗓子唱出来,何止动听十倍。

待一曲唱罢,王翠翘又敲了一会旋律才结束了表演,盈盈站了起来甜笑道:“夫君,翘儿献丑了。”

徐晋此时已经使劲地鼓起掌来,一边摇头晃脑地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神乎其技,天籁之音呀!”

王翠翘噗嗤地笑了起来,顿时如春暖花开般好看,得到夫君的夸张,倒是开心得像个小女孩似的。

“翘儿所唱的可是莫卧儿一带的民歌?”徐晋笑吟吟地问。

王翠翘美眸一亮:“夫君如何得知,莫非听过?”

徐晋摇头道:“倒是未曾,猜的!”

王翠翘闻言自是不信,偏就那么巧,一猜就中的,不过她对徐晋层出不穷学识早就见怪不怪了,所以也不追问,只是点了点头道:“这首确是莫卧儿一带的民谣,翘儿当年游历时听当地人唱过,于是便记录下来,再谱成曲子润色一番,可惜那些手稿如今都丢失了。”说完便叹了口气。

徐晋微笑道:“翘儿那些手稿如今都还在莎车城中,哈斯木献城后,我已命人妥善保管起来。”

王翠翘闻言欣喜地道:“真的?”

“比珍珠还真,这些可是翘儿游历四年换来的心血,本夫君又岂会不珍视之。”徐晋笑吟吟地道。

王翠翘高兴得像乳燕般投入徐晋的怀中,激动地道:“谢谢夫君。”

儿童不宜啊,躲在远处的刘显等人见状赶紧溜了,免得被大帅发现吃不了兜着走。

徐晋搂住王翠翘动人的纤腰笑道:“翘儿真要谢本夫君,不如就免了那诗词吧。”

王翠翘娇嗔道:“那可不能,正所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堂堂大明北靖王更不能言而无信,快快作来吧,可别随便糊弄,即便不如滚滚长江东逝水,也得相去不远才行,否则翘儿可不依。”

徐晋不由苦笑连连,这首《临江仙》可是大才子杨慎毕生的巅峰之作啊,你让我上哪去弄一首水平相去不远的?更何况还是限定诗题的情况下。

徐晋正准备厚着脸皮耍无赖,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或许金老那一首可以借来搪塞一下,水平自是不如杨慎的《临江仙》,但贵在气势和风格跟自己过往的诗作相符,于是便松开搂着王翠翘纤腰的手,在溪边对月踱起步来。

po18脸红心跳18 第三章

李治一听,不由看向户部尚书崔知悌:“崔尚书,户部每年能拿出一笔钱养这一支骑兵吗?”

崔知悌不由苦笑,站出来说:“陛下,今年的赋税还没有收,反正户部现在是没钱了!若要是额外养一支一万人的骑兵,朝廷倒是养得起,但若是剑南道、安西都护府、陇右、河西、幽州、营州等边地都要养一支兵马又当如何是好?朝廷养一支可以,总不能在这些边地各养一支吧?”

唐朝此事的军队还是以府兵为主,以府兵制为主的唐朝前期,如果不打仗,朝廷在军事上的开支其实是微乎其微的,因为府兵们没有军饷,兵器弓弩装备绝大部分都需要自己负担,就是出征所需要的粮食前期都要自己携带。

李治对苏扬把手一摊:“苏卿你看,现在朝廷没钱,你看如何是好?朕也不是神仙,也给你变不出钱来!”

苏扬这时灵机一动,当即就说:“陛下,臣不要朝廷出钱,只需要朝廷把单于道的商路关税交给微臣,臣在单于道各地设立关口,一来阻挡北蛮军南下,二来可以收取来往南北的商队商税,以商税养兵!目前朝廷并没有这方面的税收,臣若设置关卡收税对朝廷的赋税没有任何影响!”

李治还没有回答,魏玄同就立即站出来出声:“苏将军,各地商队若是运送违禁物品前往北蛮以资敌军,你岂不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然后从中渔利?”

苏扬闻言大怒道:“魏相公,你也是颇有名望的读书人出身,岂可如此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大唐律明明白白在那儿摆着,末将岂敢以身试法?将士们一心为国,为朝廷尽忠,护卫边疆、守土杀敌,到头来却被你等小人恶意揣测污蔑,此等行径岂不寒了所有军中将士们的心?”

魏玄同被怼得面红耳赤,羞愤交加,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厚着脸面说:“陛下,臣并无此意,无论如何臣都反对边镇大将既管军务,又有政务财权,此例不可开,否则遗祸无穷!”

大臣们也是对此议论纷纷,互相交头接耳。

太子李贤站出来行礼说:“父皇,儿臣以为可以采取折中之法,给苏镇远五年时间收取商队进出口关税之权,以进出口关税养兵御敌,五年之后根据边境形势再议论是否裁撤或继续!”

太子出面之后,宰相张大安、刘纳言二人以及其他一些支持太子的大臣官员们纷纷站出来表示支持。

一些没有明确立场的大臣也认为的确需要一直快速反应的军队应付北蛮大军,毕竟北蛮人时常神出鬼没,防不胜防,如果蔚州遭到攻击,从丰州、胜州调兵肯定是来不及,从集结、行军再到目的地,只怕等大队人马赶到时,北蛮人劫掠一番早就跑了。

李治见大多数大臣和官员都支持给苏扬五年收取关税的时间用以养兵,于是同意道:“好吧!苏扬,朕给你五年时间!”

“谢陛下!臣想陛下借一人用用!”苏扬又说。

李治好奇道:“哦?你想让谁与你一起去单于道?”

“殿中侍御史张仁愿!”

此时张仁愿站在最后一排官员当中听到苏扬提起了自己的名字,他也是心里极为好奇,他与苏扬并不熟悉,苏扬为什么要他横着一起去单于道呢?

李治问道:“说说你的理由!”

“臣听闻张仁愿颇有才干,且为人忠正耿直,在防御北蛮入寇一事上颇有见解!”

“好吧,朕准了!”李治说完看了看众臣:“若无其他事情,今天就到这里吧,诸卿回去各安其职!”

刘纳言向一个御史打了一个眼色,此人立即举着芴板站出来高声道:“陛下,臣监察御史王贵仁弹劾侍中裴炎以权势其他良善,逼迫百姓以低价卖田产于他裴家,此等行径虽不是大恶,但裴炎身为朝廷宰相,不思维护朝廷形象,反而败坏朝廷纲纪,臣以为此事当严惩,以儆效尤!”

裴炎脸上挂不住了,当即站出来怒斥:“王御史,你弹劾某可要有证据,你若无故诬陷,某必请陛下主持公道,还某一个清白!”

“下官当然有证据!”王贵仁说完当即从袖中拿出一道奏章,“请陛下过目,奏章之上有事情的详细始末和具体时间和涉及之人,只要派人稍加核查便可一清二楚!”

大臣上书,不论是上奏军政事务,还是弹劾某大臣官员贪赃枉法、祸乱纲纪、谋逆叛乱等等,皇帝都必须要予以处置回复,更别提在大小朝会之上的当堂奏事。

不用皇帝指示,当值太监就走过来取走了王贵仁的奏章交到了李治的手上。

李治接过奏章打开看了起来,看完后对裴炎说:“你裴家原本在洛阳城郊外有两块地,但中间还隔着三户百姓的田地,这三户人家分别姓吴、汪、何,去年八月,你裴家以低于市价的一半把这三户人家的田地都买下来了,把自家两块地连成了一片,有这回事吧?”

 

除特别注明外,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摄影工作室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www.591tv.com/sheying/923.html

关于

发表评论

表情 格式

暂无评论

登录

忘记密码 ?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