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Related Post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一章

“你有办法?”陆诚眼眸一亮。

现在,整个世界已经加速到了一定的程度,想要扭转,简直比登天还难。

冯宝宝开口道:“一个世界,都有其固定的命运,只要你施展斩运,让其回到本来的命运线,一切自然也就可以得以恢复!”

“当然,以你现在的状态,没办法施展出这种程度的斩运,但是我可以将力量借给你,激活你体内那特殊的能量!”

“没时间了,开始吧!”

冯宝宝不容陆诚拒绝,直接伸手搭在了陆诚的肩膀之上。

嗡嗡嗡——

刹那间。

陆诚就感觉一股雄浑的能量波动,从冯宝宝体内汹涌而出。

下一刻。

磅礴的玄黄之气,便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将二人笼罩。

冯宝宝神色淡然,抬起手,轻轻一捞!

倏地。

那些玄黄之气,便被她拘在了手中。

“用心去吸收这些本源,然后再利用这些本源,看看这世界的命运线。”冯宝宝的声音传来。

话音方落。

她便抬起手,猛地朝陆诚的胸口一按。

嘭!

刹那间。

那些磅礴的玄黄之气,便骤然间轰入到了陆诚的体内。

咚咚咚——

陆诚眼眸一瞪,只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起来。

一股股宛若混沌初开的力量,瞬间席卷向他的全身!

轰轰轰!

刹那间的功夫。

陆诚体内的萨塔之光,就像是被开了一道口子,疯狂的吞吐起这些玄黄之气。

随着这些玄黄之气被吸收。

陆诚的萨塔之光的能量,也急速的提升了起来。

这是一个世界的本源,和萨塔之光可以算是同等性质的能量。

对于萨塔之光的提升,自然也是极大的!

轰隆——

陆诚的体内,萨塔之光的能量,宛若火山一般的爆炸开来。

陆诚的五脏六腑,都被这股能量炸的四分五裂。

犹如千刀万剐,令的陆诚几乎要晕厥过去。

不过。

陆诚知晓,现在是最为关键的时刻,一旦他失去意识,那么他就真的可能会死了!

他咬牙,猛地运转起双全手,快速的修复起自己受损的身体和魂魄!

在一轮轮摧毁和复苏之中。

陆诚体内的萨塔之光的能量,也陡然间提升了起来。

只是短短片刻功夫,就从18%的能量,提升到了25%!

“还不够。

文学

”陆诚呼出口气。

他运转着斩运,只能模糊的看到一条条若有若无的线条。

这是整个世界的命运线!

只是,想要接触和拨动这些命运线,还需要更加磅礴的能量。

“拦住他!”

无根生和谷畸亭将冯宝宝制造出的结界突破后,便看到了陆诚吞食玄黄之气的一幕。

二人隐约间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这是最坏的一种情况了!

冯宝宝苏醒。

陆诚吸收了进入新世界的玄黄之气。

那就变得和他们一样了。

这是他们无法容忍的情况。

他们想要让新世界的人类,都认清楚自己一生的命运。

同时。

他们也想当新世界的主宰。

有了陆诚,后面的计划,必定会受到极大的干扰。

必须将这个威胁,斩除在萌芽阶段。

几乎在同一时间。

无根生和谷畸亭,疯狂调动起玄黄之气,施展手段,猛地朝陆诚暴冲了过去。

轰轰轰!

谷畸亭施展出大罗洞观,空间层层叠叠,一下子就带着无根生,出现在了陆诚的面前。

嘭!

两人一拳轰出,顿时将空间都撕裂开来。

强大的撕扯力,令的周围,都卷起漫天的阴风。

就在这时。

冯宝宝却突然出现,拦在了二人的面前。

嘭!

冯宝宝只是抬起手,轻轻一弹。

轰隆——

无根生和谷畸亭,便猛地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了地面之上。

二人立马站起身,身子悬浮在半空中,遥望着不远处的冯宝宝。

无根生开口道:“宝儿,我们相处了这么多年,你真的要在最后时刻,阻止我的计划么?”

“我保证,等新世界诞生之后,我便会让你苏醒过来,你可以在新世界,以神的身份,逍遥自在的生活,也不会再受到世界的压迫!”

冯宝宝开口道:“于我而言,牺牲他人的性命,来成全自己,并没有任何意义。”

顿了顿。

她接着道:“如果当初,我知道你让我羽化,是出于这种目的,我绝对不会配合你!”

无根生听着冯宝宝的回答,叹息一声道:“哎,宝儿,我实在不想动用这种手段,只是,你如此固执,非要逼我这样做!”

他打了个响指,一股无形的波动,猛地席卷而出。

咚咚咚——

下一刻。

冯宝宝便捂着胸口,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无根生猛地抬起手,朝着冯宝宝隔空一按!

嘭!

冯宝宝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坐在的地上。

同时。

他的体内一股莫名的力量涌动了起来,令的她的意识,都渐渐陷入昏沉之中。

冯宝宝皱了皱眉头,想要运转玄黄之气进行抵挡。

然而,下一刻。

谷畸亭便猛地掐诀,一股股空间之力,猛地朝冯宝宝压迫了过来。

令的她根本没办法动弹分毫了。

体内的玄黄之气,也被全部禁锢了起来。

无根生见此,眯了眯眼道:“当初在你体内布下这道禁制,除了收集本源之力外,也是为了防止这一幕发生,只是,不到万不得已,我并不想动用这个手段。”

“一旦我动用这个禁制,那么你的意识将会彻底的陷入昏睡,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了。”

冯宝宝神色淡然,看了眼不远处的陆诚,睫毛颤了颤:“没关系,这样已经足够,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

说完这句话。

他的意识便再次陷入混沌,整个人变得虚幻了起来。

无根生见此,眼眸微微眯起:“小谷,你控制宝儿,让新世界彻底诞生,我去阻止陆诚!”

“好!”谷畸亭点了点头。

两人各自行动了起来。

谷畸亭身形一动,走到冯宝宝的身旁,双手掐诀,猛地按在了冯宝宝的百会穴之上。

嗡嗡嗡!

刹那间。

阵阵时空波动之力,再次从冯宝宝身上汹涌而起!

整个世界,开始急速的修复起来。

某一刻。

只听见‘啵’的一声轻响。

整个世界,渐渐显露出一缕曙光。

万物似乎都开始复苏了起来。

树木林立,高楼大厦,也随之而起。

整个世界,开始有了生气!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二章

又到了万众期待的每卷总结部分,呃,大概只有我自己这么期待吧。

其实吧,这个时间蛮尴尬的,再多写几章,到12月31号就好了,那样就可以把上架感言合并过来,省得麻烦。

当然,这也有好处,到了1月1号就要上架了,12月31号完结第一部,我还敢请假的啊?

所以说,万事万物都是有利有弊。

说回第一部本身,因为诡秘本身写得很沉重,长夜再延续这个基调,不仅会显得重复,而且没有缓冲和调节和余地,另外,我前面几本小说,除了小孟,其他在性格和内在上,都有较大的相似性,只是某一方面和部分细节上有不同的地方。

所以,我想挑战一个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主角,突破自己的局限。

基于这两点,我之前就说过了,打算写一个精神病式的主角,一方面,这对我是一个全新的体验,另一方面,也能给比较昏暗的背景带来欢乐,冲淡水面下潜流的悲伤。

我不是精神病人,笑,我没法真正地模拟精神病的思路,这是挡在我真正创作前的最大障碍,经过反复的思考,我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放弃绝大部分心理活动,用行动和语言来塑造人物。

采用这个办法后,我惊喜地发现,这和以往的创作有了很大的不同,我不再是预先设定这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他的喜好是什么,他的小缺点是什么,他的人物弧光在哪里,而是给出他的背景,他过去的经历,然后,在他遇上不同事情的时候,从背景、经历、人物状态出发,推出不同的反应。

这么写着写着,我才发现,商见曜原来是这么一个人。

这对看小说的朋友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因为不管用什么方法,归根究底都是在塑造人物,不存在高低之分,但对写作者来说,这种船新的感受,特别的美妙。

这不是在夸我自己写得好,这一点并不存在,初次尝试一个手法肯定是有各种各样问题的,但一点点开拓出来,试探出来,很有成就感。

这种写法也不是没有短板和弊端,至少我现在就发现好几个:

一是没有了心理活动,就少了营造代入感的最有力武器,这对一本网络小说来说,相当麻烦,而没有了代入感,很多剧情就没法铺开张力。

二是人物的初步塑造会拉得很长,我大概在水围镇那次,商见曜一点点给小女孩把牛肉分开的时候,我才觉得这个人物的双脚真正站到了地上。

三是也没法靠心理活动来快速给一个新出场的人物贴标签,加深印象,塑造形象。

再结合我在第一部作死地采用了类似游记和公路片的写法,整个故事的推进因此难以绷起太大的张力,没能很快地把一些配角立起来,以至于明明发生了许多起伏,剧情却显得缓慢。

这个写法也有自己的好处:

当缺少心理活动后,塑造人物就更多地依赖互动,而一旦互动变多,经常出现的人物就自然而然地鲜明和丰满起来。

而在第一部里面,主要就是旧调小组的成员。

这一点我是可以稍微自夸一下的,不过嘛,目前剧情还太少,人物的弧光肯定是还没法带出来的,只希望之后能做好。

很详细的肉肉床文片段 第三章

也许长着牛脑袋的怪物不明白我为什么会如此干净利落的将它杀了,不过我却从它的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并且确定了秦始皇说的话是真是假。

但是,这毕竟是十九层地狱外围的小虾米,我当然不可能因为它的一句话,就打消心中的疑虑。

二鹰冲着地上睁着牛眼的脑袋低吼一声,带着我出了那间屋子,出去的刹那,我瞬间惊呆了。

整个冥都街道上,已经打成了一团,并且到处都是尸体!

“杀!”

“好胆,你们竟敢闯进十九层地狱!”

“废话少说,七星抖量……”

“啊!兄弟,我先挂了,记得为我报仇!”

冥都大道之上,喊杀声一片,地面上更是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尸体,花样繁多,堪比动物园。

其中,有地府的,也有这十九层地狱表面的!

十殿阎罗十殿阴帅此刻全都在疯狂的战斗,整个冥都之上乌云滚滚,阴气弥漫,和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一般,乌云下,铁链声,鬼哭狼嚎声,声声裂耳。

“鬼王!参见……”

又一只傻bi怪物冲过来参拜我,还没跪下去就倒在了地上,他后面的人急忙喊道:“鬼王,£,w↑ww.你杀错人了!”

“鬼王,那时我们……啊!”

它们一行人话还没说完,全部被我斩死在地。

此时,周围的人都发现了不对劲儿,没有人再冲上来,全都在和冥都城边古建筑里的怪物打架,一时间我走过的地方,群魔皆避。

整个杀戮持续了半个多小时,一场战斗下来,地府的人挂了一大半,可想而知这冥都城内的整体实力在地府之上。

不过虽然是惨胜,但终究是胜利路。

十殿阎罗除去大大咧咧的阎罗王外,其余人衣缕飘飘,脸上全是战斗之后的杀戮之气,肃穆的走到我的身前。

不多时,十大阴帅也跟着前来,白起孟婆判官以及秦始皇和徐福也都过来了。

“黑白无常,十大阴帅,你们在这里守着。”阎罗王大嗨嗨的说道,“我们几个老东西带着冥王去真正的十九层地狱!”

文学

在二鹰身上点点头,表示同意阎罗王说的话。

在这之前,阎罗王已经告诉过我,冥都街道上这些家伙实力虽然比一般鬼怪要强,但比起真正的十九层地狱来,那就只能用呵呵两个字来形容了。

用阎罗王的原话说,就外面那些个小虾米,被真正十九层地狱的怪物碰一碰,也得直接灰飞烟灭!

十大阴帅对于阎罗王的指示当然不会有异议,当即就四散开来,指挥着地府公务员们开始收拾战场,并且守卫冥都外围。

“我们走!”阎罗王胯下忽然凭空多出来一匹阴气组成的黑马,黑马长嘶一声,率先奔向前去。

奇遇九大美女也不犹豫,直接踏空而行,仿佛就是地狱中的仙女。

两位判官伴我左右,跟我一起跟了上去。

至于秦始皇和徐福,仍旧是偷偷摸摸的跟在身后,生怕暴露身份。

最让我吃惊的还是鬼母,她要动时,忽然凭空飞来一顶黑色花轿,花轿由四个纸人抬着,她和白起两人联合入内。

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在阎罗王的带领下冲到了冥都的核心处。

生死碑!

两块高耸的石碑上,刻着生死两个大字。

十殿阎罗早先一步到达,已经将两块石碑给团团围住,周围的阴气将两块石碑围得水泄不通。

我盯着两块高高的墓碑,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

至今我仍然记得第二次来到冥都时,就是出现在了这两块墓碑旁,当时曾以为两块墓碑有一块是可以出去的。

因为两块墓碑把路分成了两道。

生路,死路。

如今看来,也许并不是这样。

“动手吧!”我看了一眼那俩石碑,也不犹豫,吩咐十殿阎罗后,直接和鬼母撤开,远远的看着。

十殿阎罗听后,它们并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行动了起来。

两位判官直接踩着阴气,站在生死两块石碑顶端,十殿阎罗见到两位判官上去后,每个人口中都开始念起咒语。

几人阴口大开,随着它们念咒一个个我不认识的黑色字体从它们口中蹦出来,落在两块高耸的石碑之上。

“轰隆隆……”

随着黑色字体的落下,石碑仿佛像是地震一般,剧烈颤抖,男女判官在生死二字之上,面色凝重,两人手掌中心一大团黑气,随时准备一拳击下。

“吼!”

“是谁在叨扰本王!”

“吼吼!”

石碑下方忽然传出一阵又一阵的狂吼,其中一个声音极其宏大凶残,仿佛就像是盖世恶魔一般,光是他那声音,如果是普通人在此,恐怕也会震得七窍流血而亡。

“鬼王!”就在此时,一只躲躲藏藏的秦始皇和徐福忽然从后方冲了上来,两人面

色阴沉,秦始皇手持一柄黑色长剑,徐福手拿正在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八卦盘,两人身姿迅速,刹那间与我擦肩而过。

“秦始皇!”地底那个凶恶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竟然从蓬莱仙岛逃出来了!”

从声音上听,下面的东西显然有些震惊。

“哈哈,鬼王,不要以为你的阴谋跨越了两千年就能成功!”秦始皇手中的巨剑忽然插在了那生字石碑上。

“鬼王,今日是该清算一切的时候了!”徐福面色通红,手中八卦的光彩将他笼罩得朦朦胧胧,看不真切,他的七彩八卦几乎与秦始皇同一时间打在了死字碑上,“你休想集齐九世身,今日你必须提前出关!”

“哐!轰隆!”

生死石碑在秦始皇和徐福的攻击下摇摇欲烈。

“咔咔,咔嚓……”

紧接着,石碑竟然在秦始皇徐福两人的攻势下开始碎开了裂纹。

在场除了我之外,所有人的都惊呆了,白起更是直接从鬼母的黑轿之中走了出来,满脸怒气的想要冲上去。

我见势不妙,赶紧拦住白起,白起疑惑的看着我,不过我却并没有去解释,但碍于身份,白起也只得站着,双眼冲火的盯着秦始皇。

“秦始皇,不愧是千古第一帝王!”石碑下,伴随着无数不甘的低吼,那个声音又传了出来,“看来我想要推翻地府,统治人间的愿望怕是要落空了……”

那声音中,有一些惋惜,不过话音刚落,他似乎又想起什么似的,竟然冷笑起来:“哼,你阻止不了我!”

石碑下的那家伙仿佛就像是进入了魔症,声音状若疯狂,除了他的声音之外,还有其余的嘶吼声,那些声音无不是充满了杀气。

“判官之力!”

“生死结界,开!”

两位判官高举掌心,轰的一声打在石碑上。

“砰!”

两位判官一拳下去,石碑顿时四散飞开,周围的人也在这一刻迅速倒退。

麒麟带着我如同流光,迅速倒退,推开的刹那,地底下忽然传出一声闷响,地表顿时烂开了一个大窟窿。

“来啊,你们两个鼠辈!”

地底的声音如钟声一般,响彻在我们的耳边。

但却和我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下面并没有像我想象中一样,有人从下头冲出来。

“我老爸在哪里……”我心中有些慌了,我可以从符咒上知道我老爸和朱小丽都还活着,但两人却至今都没出现,这让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坍塌的地面出现一个深坑,深坑的内黢黑一片,我们站得太远,看不清楚下方有什么。

但可以确定的是,下面镇压着的,都是一些令地府也忌惮的存在。

不过我却很奇怪,为什么它们不冲上来,而是等我们过去。

秦始皇听到下方鬼王嚣张的声音,和徐福对视一眼后看向白起:“杀神,你还是分不清是非么!”

白起此刻面色难看,盯着秦始皇看了好一会儿,噗通一声跪下:“始皇!”

“无妨。”秦始皇此刻王霸之气泄漏,“朕不怪你,只怪当初有些事情,朕不能与你说清楚!”

说完,和徐福对视一眼后,两人便是冲进了那深坑,杀神白起见状,一声怒吼,身高暴涨,身上老去的迅速崩裂,一道神骏的身影出现,顿时把我惊呆了。

肌肉蓬勃,状若杀神!

此刻,那人的身上充满了血腥的味道,怒眉一动,仿佛便能剿灭三军,他手持三叉戟,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轿子,便头也不会的冲下了深坑。

十殿阎罗因为打开生死结界,已经变得疲惫不堪,不过仍然是准备下去。

“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制止了几人,“下面,我去就可以了……”

说完,我轻抚麒麟,麒麟长嘶一声,带着我瞬间冲了进去,鬼母也同我一起下去……

“你们在门口守着!不许乱动!”这是我进去前,留给十殿阎罗的话。

叫他们在外面守着,一部分是因为我们万一出事,几人可以逃跑,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我有私心。

都市王,转轮王,都曾经救过我的性命,虽然我还没有来得急和她们说话,但却也从来没有忘记过她们。

麒麟带着我刚一进去,一股凌厉的杀意就瞬间从四周涌来,那杀意就如同刀子一般割在我的脸上。

感受到这股杀意,我很庆幸没有让县令几人一起来。

因为这股杀意实在是太强,如果是一般阴阳先生进来,恐怕已经直接挂在了这股杀意之下。

麒麟落地后,我瞬间惊呆了!

紧盯着四周,我总算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没有人冲上去。

在我们的周围,全都是密密麻麻的铁链。

铁链仿佛卷起来,仿佛就是盘旋在地的巨蟒。

在铁链每一截相互链接的地方,都锁着一个皮包骨头的人。

那些人仿佛已经很久没有交流过,最终并没有人语,全都在低吼,那种低吼充满了不甘,充满了恨意。

光是听它们的吼声我就敢肯定,如果这些人放出去,整个地球恐怕都会生出灾难。

我巡视着周围重叠起一层又一层地铁连,在那最高处,有一个身高三米的家伙,正在虎视眈眈的望着我。

我望向他时,他脸上立刻露出了欣喜:“想不到你也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是啊。”我扭头盯着那身高比我高不少,但面貌却和我一般无二的人,冷冷的说道,“我是来杀你的。”

“就凭你?”

“就凭我。”我的声音很沉重,“如果我没猜错,前面几世的魂魄,都被你吸噬了吧……”

“不愧是我创造出来的。”那人哈哈大笑,“竟然能够想破这一层,没错!每一世的你来到这里,魂魄都会被我吸得只剩下十分之一!”

“废话少说。”秦始皇恨恨的道,“你这家伙,让朕背负千古骂名,今天这一切都是了结的时候!”

“你以为你是我的对手么?”被困在铁链上的鬼王扭头,“当年要不是被那个家伙困在这里,你早就挂了……”

“当年……”秦始皇满脸疑惑。

听到这句话,我也心生疑惑,鬼王和他的伙伴们明显是被困在这里的,可把他们困在这里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量,却不将他们除掉?

“鬼王,你就确定他不会回来?”这时,鬼母从花轿中缓缓走出,“你要知道,他如果回来,你就算再死一万次都可以……”

“那家伙,说不定早就老死了!”鬼王面色忽然变得凶狠起来,二话不说,嘴里开始念起咒语。

他念出那些咒语的刹那,我就感觉我体内的道行仿佛正在被什么东西吸引着一般,身子竟然不由自主的朝他靠过去。

就在我快撑不住的时候,我眉心的那道竖纹忽然犹如虫子一般蔓延,开始延到我的全身,顿时我全身上下都布满了竖纹模样的条纹。

我想如果有镜子,现在的情况非得把自己吓死不可。

麒麟在我胯下嘶吼,对鬼王也是不甘示弱。

“哼!”鬼王冷哼一声,“冥王,想不到他竟然和你完全合体了……那我就只有把你们都杀了!”

“分!”鬼王忽然一声大吼,铁链上被困住的那些人竟然全部一分为二,一个绑在铁链之上,一个全身自由。

它们出现的刹那,就把我们几人团团围住,二话不说,全部扑了上来。

“杀!”我毫不客气,举起红剑就朝冲我过来的一个老者砍了过去,那老者双眼黑气溢出,轻松的躲过了我的一剑。

“哼!”我冷哼一声,再度举起红剑,直接一剑将他给刺死,他化作黑气消失。

接下来是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

这十九层地狱的家伙果然要比外面的厉害许多,我愣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周围的这些家伙给搞死。

被困住的鬼王这时候终于变了颜色,就在我以为他要想办法亲自出马的时候,他却忽然笑了。

“哈哈哈……”

他的笑声奸细,毫无感情,将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你们看看这是谁!”说着,他头一扭,看向了一旁的铁链。

在他看向铁链的刹那,铁链顿时翻涌起来,铁链里面慢慢的开始浮现出两道人影。

“老爸,朱小丽!”

那两道人影出现的刹那,我就惊呆了!

他们两个怎么都会在这里!

“前几天有只九命猫想来这里用这两人给我谈条件,被我给杀了,想不到这两人还真和你有关系。”

“你放了他们!”这种时候,我显然不能乱套,必须冷静下来,心里开始盘算着怎么办。

只是我怎么也没料到的是,那只猫竟然被他给杀了,从我们进来到现在他都没亲自动手,这个家伙究竟有多厉害?

“放?凭什么?”那个家伙居高临下,望着铁链中的众人说道,“要让我放可以,那请你割开自己的手腕儿!”

我死死的盯着鬼王,秦始皇和徐福第一时间想要阻止,却被我挡住了。

“好!”我说道,“不过你得先放一个!”

“你没资格说条件。”鬼王虽然被关了很久,但脑袋却很好使,并不为我说的有所触动。

我心里有些焦急,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朱小丽忽然抬起了脑袋:“小龙!这个家伙想要捣毁人间,千万不能让它得逞!”

“小丽!”我望着脸色苍白,披头散发,已经不成样子的朱小丽,焦急的说道,“你怎么样了!”

不过朱小丽却没有回答我的话,她流下一滴眼泪说道:“小龙,你要记得你的使命,也要完成我爷爷的使命,守护!守护!我不会再阻挡你前进的脚步!”

朱小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立刻意识到了不对劲儿,不过却已经晚了,朱小丽嘴角忽然流出一团黑血,脑袋一歪。

我身上属于朱小丽那张符咒,瞬间就暗淡了下去。

朱小丽……死了?

就这么死了?我不敢相信。

<>

r/>“啊!”过了很久,我才确定,朱小丽真的死了,当即就扬起头颅,凶狠的盯着鬼王,“我要杀了你!”

鬼王面色一变,显然他也没想到朱小丽会如此决绝,不过片刻后他就说道:“这里还有一个!”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