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举世瞩目的中国抗击疫情,以排山倒海之气势、大爱无疆之情怀、科学有效之壮举,在神州大地短短六周时间就取得难以言表的阶段性、突破性重大成果之转机。中国的智慧与承诺、速度与实力、精神与奉献,乃至透明真实的影像,见证了中华民族可歌可泣的人间奇迹,受到世界各国的赞美与借鉴,为全人类面对新冠毒病的挑战,创造了史无前例人民战争的经典范例。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这些感人肺腑、惊心动魄的原创范例、故事、人物、驰援救护、联防联控、大数据战果的实况,其绝大多数是通过视频、多媒体平台动态、静态影像、图片和文字公布于世。尤其静态影像均以纪实摄影为主要载体,给人们留下了难以复制、难以忘怀的时代印迹。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我作为辽宁摄影人对纪实摄影情有独钟。从2月3日至3月8日先后在沈城聚焦了皇姑区、于洪区、沈北新区、沈河区、和平区、大东区等地的风景。利用车拍、街拍、场拍的站位方式,抓拍和追拍了以战“疫”情为主题的纪实摄影题材。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从多次一路跟踪辽沈医疗队白衣天使赴机场驰援湖北武汉的动人出征镜头,到城池内外大街小巷的共产党员先锋队、志愿者爱心服务、威武站岗的暖人场景;从早期寂静的太原街、中华路、黄河大街、青年大街、中山广场、中兴商场、北陵公园、沈阳北站、辽宁大学校园,到势头向好、日渐群潮涌动的中街商区、集市、菜市场;从风雪交加中奔忙不停地快递小哥、邮递员、清洁工、出租车司机、车站等车,到春寒料峭中坚守岗位的高速公路、街区的男女交警、所警、协警……这一幕幕扣人心弦的视觉元素光影,这幅幅跃马扬鞭的党心、军心、民心汇集的多彩画卷,为纪实摄影人提供了采集不尽的创作题材和求索悟道的联想空间。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在这煎熬难忘的抗争岁月里,我深深体悟到,180多年前所诞生的摄影术,不仅仅给人类带来纪录生活的快乐与甜美,也带来了悲伤与苦涩、生死诀别的记忆。更重要的是摄影还给我们带来敬畏的人生价值、普世的社会意义和不朽的精神力量。当下摄影人并没有陶醉于纪录性影像复制与还原事物的表象,没有心像,只有记录特征的影像(不含文献片)不应归属于当代纪实摄影。尽管在世界理论体系的学术定义上众说纷纭,还没有取得一个毫无争议共识的纪实摄影定义,有许多人称为社会纪实摄影。但有一点是共同的,纪实摄影是真人、真事、真场景。它是有拍摄目的、指向的主观性创作行为。完全不同于随意拍、休闲娱乐拍。赋予真正意义的纪实摄影是职场、摄影门类中极其重要而被摄影人广泛采用的、不可替代的创作方式,不论如何创新,纪实摄影底色不变,它始终要有很强烈的思想性、真实性、艺术性和可读性的有机统一。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笔者认为纪实摄影的定义可谓:纪实摄影是以真实性价值为底线,以源于生活、出于现场、本于人文精神、根于客观事物本质、产于主观性主题。用纪实性视觉语言揭示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给人们带来更多的认识、判断、选择、思考与审美体验,并对社会产生影响,激发人们的精神力量。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尤其是国家重大事项、重大变革、关键历史结点、重点转型发展,以及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期待的社会焦点问题等等,这些恰恰是纪实摄影的着眼点,也是理性观察、深度思考、发掘课题的依据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在抗击疫情中,围绕如何创作我特别关注三个主要环节。一是特别关注党中央对抗击疫情的工作部署,以及主流媒体的舆论导向和时政内容,学习领会精神实质与要务,为纪实摄影创作丰富其思想内涵、认知深度,充实于题材与命题的选择中;二是特别关注全国一盘棋战疫情形势格局、湖北武汉重要素材的思考,悉心了解辽宁、沈阳各领域的英雄人物、百姓故事、模范群体、党员作用、年轻人精神状态、志愿者、退休人的义举,从中凝练感受、思考拍什么、怎么拍;三是特别关注可去之处的沈阳所见所闻,紧紧贴近本土总体战、阻击战的状态、特点、成果,选择定位有代表性的拍摄点。试图从某些侧面拍出有文献价值、社会意义的纪实作品。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实践证明,热衷于纪实摄影人,由于职业背景等方面的差异和局限性,在这种超常环境中,很难在全民设防的大疫面前拍出较完整、较系统、有渐进过程和始末的摄影专题。只能抓住人们关心的某些点来拓展丰富自己主观性思考和想象。我采用了综合性专题报道,尽可能来反映沈城战“疫”的状态,算是一次纪实作业笔记。但也存在某些重要领域缺项,比如,白衣天使第一现场临床救治患者的影像、复工复产的影像等等。这说明历来摄影专题报道不同于单幅作品,不要过度贪大求全,应因势利导、因场制宜,着力在点上下功夫,以小见大,力求在作品深度、细节、情节、个性中发掘被摄主体最精华的闪光点,托起主题思想与艺术的感染力。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战“疫”下浅谈纪实摄影

纪实摄影不仅要充分为非常态时期留痕,精准而客观地记录更多有历史价值、文献价值并具有时代特征的影像,还要更深层次考量纪实摄影与新闻摄影有其共同的功能属性。它的社会意义、现实作用应与时代同速同步,应强化纪实中更强烈、更及时的针对性、时效性、发散性,以及精神层面的感召力。在“兵临城下”的危难中,用影像的力量,凝心聚力,激励众志成城、决胜疫情的信念与斗志。用心、用情、用功、用镜头来呈现共和国旗帜下的人性光辉、民族精神。让影像的心灵之火,转化为对生命的敬畏、对国泰民安的精诚、对人类命运共同体释怀的巨大力量。

摄影/撰文:辽宁省摄影家协会名誉主席、辽宁大学教授刘志超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