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软萌受 高H

Related Post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第一章

午饭后,巴颂手机响起。

“卡瑟叔叔。”

巴颂接起电话,喊了一声。

“巴颂,我刚才跟昂拉见面聊过了,她说也想跟你见一面。”

听筒

文学

中传来卡瑟的声音。

“好,什么时间?”

巴颂眼前一亮,问道。

“今晚,地点……为了安全考虑,我再斟酌一下,晚上给你发消息。”

卡瑟想了想,回道。

“好,我知道了。”

巴颂点点头,挂掉电话。

“昂拉说要见面了?”

唐洛看着巴颂,问道。

“嗯,今晚,地点卡瑟叔叔会再发消息。”

巴颂点点头。

“看来卡瑟和昂拉聊的还算顺利。”

唐洛轻笑。

“可能昂拉本来也有了新的考虑吧……有了她的支持,就要开始最后的反击了!”

巴颂眯着眼睛,说道。

“嗯。”

唐洛点头。

识时务者为俊杰,他觉得昂拉会主动做出选择和改变的。

两人聊了一会,下午,唐洛又修炼了几个小时。

傍晚的时候,卡瑟发来消息。

“洛哥,卡瑟说,凌晨去这个位置。”

巴颂将手机递给唐洛。

唐洛看了眼,那是纽堡市东部的一处港口。

“好。”

唐洛点点头。

随后,巴颂跟兄弟们说了说晚上要跟昂拉见面的事。

“颂哥,我们跟你一起去吧?”

乃密对巴颂说道。

“别担心,不会有什么事,你们都还有伤,就留下好好休整吧。”

巴颂扫视一圈,说道。

“那我去,我没事了,就当去吹吹海风,呵呵。”

坦克轻松道。

“洛哥,我的伤没什么事。”

柳宗也说道。

唐洛见状,也就没再坚持。

“那好,就坦克和老柳一起吧,其他人都留下,好好休整。”

“洛哥……”

轩辕铁柱喊了一声,想说什么。

“铁柱,你这次的伤不轻,就好好休息吧,今晚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唐洛打断轩辕铁柱的话,说道。

“好吧,那俺再修炼一晚,明天肯定就没事了。”

轩辕铁柱憨声道。

“呵呵,好。”

唐洛点点头。

随后,大家吃过晚饭,简单休整。

接近午夜,唐洛四人从酒店后门出来,上了车。

车子启动,向东部的那处港口驶去。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来到港口门口。

坦克刚停下车,一辆黑色轿车从港口里面出来,停在他们车旁。

唐洛开了天眼去看,来者是昨晚卡瑟的那个心腹。

男人下车,四处看了看,来到唐洛这边。

“两位先生,上我的车吧。”

男人对唐洛和巴颂说道。

唐洛和巴颂对视一眼,从车上下来。

“坦克、老柳,你们在外面等。”

唐洛回头道。

“明白,有情况你招呼,洛哥。”

坦克点点头。

“嗯。”

唐洛应声,和巴颂上了那个男人的车。

车子启动,向港口里面驶去。

港口很大,灯火通明,到处一片忙碌的景象。

车子绕来绕去,几分钟后,来到一艘豪华游轮前,停下来。

三人从车上下来,唐洛看着面前的游轮,上面的灯光显得很稀疏。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第二章

“对,让他以死谢罪,这种人渣,就是社会的败类!”

张天泽的母亲王翠花站了出来,身为医道世家的人,都是苦无办法,现在只能祈求医院的重症监护室之中,能够保住他们的孩子。

“可怜我的孩子呀,你那么优秀,就被这人渣给陷害了。”

“就是呀,这小子心里太黑暗了,都怪他!”

“赶紧报警,报警来抓他,让他做一辈子大牢。”

面对这些人疯狂的讨伐,唐敏急的哇哇直哭,这些人也太能无理取闹了吧?就因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躺着的人,

文学

不是秦君,而是他们的孩子,他们就把所有的罪过全都推到了秦君的身上,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呀?

人多嘴杂,她根本说不过他们,一顿唇枪舌战,秦君陷入了众矢之的,而这个时候唐敏把所有的罪责都拦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不是自己的话,秦君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以至于被所有人给围住了,要他给自己的孩子偿命。

这些人心里都是非常黑暗的,想要秦君当替罪羊,他们着急,他们愤怒,他们化愤怒为无知,这个时候把秦君死死围在中央,不让秦君离开半步。

“别哭了二姨,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连最起码明辨是非的道理都不懂,跟三岁小孩儿有什么区别?无知,可笑,甚至让人觉得可怜。”

秦君轻笑着说道,这群人,完全是把自己的想法凌驾在别人的身上,以最坏的结果去揣测别人,以达到让他们心安理得的目的,如果这个时候秦君被抓走了或者给他们的孩子谢罪,他们会非常兴奋的。

“家长在哪里?”

重症监护室门口的一声呼唤,让所有家长全都是跑了过来,一股脑又把医生给围住了。

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第三章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巴颂就开着破皮卡带着夏木往他的村子附近去了。

远远的,巴颂就停下了车,不远处就可以看到围起来的栅栏,门口还有人把守着,也不知道那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动静闹得这么大,愣是没有惊动官方。

“你在这呆着,我潜进去看看。”夏木对着巴颂说道。

“老板,这可不行,我还是和你一起去吧,那伙人一看就不是善茬,多一个人在身边也有保障。”

巴颂不了解夏木的能力,对此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巴颂欲言又止,但是对于夏木的能力他还是很服气的,知道对方既然这样说了,他再劝说也没有用,也就不再坚持了。

“嗯,那老板你小心点,我在这里等你,有什么情况马上联系我。”

“嗯。”

话音刚落,夏木几个闪腾就消失在了巴颂的面前,也没有忌讳,直接运用上了【虚空隐】的技能。

巴颂突然瞪大眼睛,他发现视线中的夏木直接就消失了,不相信的揉了揉眼睛,这才确定是真的消失了!

“¥#*&*……@¥#”

一阵叽里呱啦,想来跟汉语的握草牛笔之类的差不多吧,这下子巴颂是真的彻底对夏木服气了,心里庆幸自己跟对了人,老板这么牛笔跟着混肯定是前途无量啊,再加上前面用药剂提升自己实力的事情,越发感到了夏木的神秘,惊为天人!

不管巴颂是作何感想,夏木已经快速的接近了村子。

路口的光卡对于夏木来说自然是形同虚设,更加深入一点才发现里面是另外一番景象,里面热闹非凡,有人员来来往往,但是怎么看都不像是来开矿的,轻松的掠过好几队牵着警犬巡逻的,不要说狗了,连修道士都没有办法轻易的发现夏木的踪迹,从隐匿的能力来看,夏木的【虚空隐】确实不是针对谁,这个能力还是相当强悍的。

那些人各个人种的都有,也不知道这个组织什么来头,简直鱼龙混杂,这些人的身上也没有什么灵力波动,看起来似乎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看了看周围,很快他就发现一个区域的守卫十分的森严,在那边有搭盖起来的一个竹楼,看来应该是核心区域了。

这样想着,夏木悄无声息的向那边靠近过去。

越来越靠近,但是夏木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涌现出一丝不安,生生的止住了自己的身影。

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

夏木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第六感,但是接触修道之后,他知道修道士们多多少少会对危险有些感知,而且这种能力在越是天资出色的人身上表现的越是明显,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天选之子,但是想来至少‘无漏虚空体’这个名头还是很唬人的。

所以夏木的心里有些警惕。

“先观察一下。”夏木心里暗道,反正谨慎一点总是不会错的。

夏木也发现了最近自己有些膨胀,自己只是一个区区的练气修士,有些狂妄了,他本来就是一个比较理智的人,这会儿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发现了一些问题。

Leave a Comment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